-

他們都非常小心,緊跟在寧舊澗四位宗師身邊。

就在他們前往龍應台比武的路上遭遇了襲擊,是寧舊澗的陸地神仙出手,才讓他們倖免於難。

同時也暴露了四位陸地神仙的存在。

天涯淵、南山宗、長甘宗的高層都坐在一起,目光看向北鬥宗那邊,眼眸中的殺意絲毫不掩飾。

“該死的寧舊澗,居然和北鬥宗結盟,葉凡到底給了她們什麼。”

“先不要衝動,我們在這裡的陸地神仙不多,有寧舊澗四位陸地神仙護著,咱們不好出手,但可以製造其他機會。”

“現在不僅是寧舊澗的四位陸地神仙,整個寧舊澗弟子和北鬥宗弟子如影隨形,想要動手就得考慮到寧舊澗的情況,李秋水重傷,但還有一個李淑豔,咱們這邊的王天峰也重傷不能戰,咱們必須製造其他機會,不然難以下手。”

“……”

“各位前輩,比武就是最好的機會,隻要寧舊澗和北鬥宗的人上場,咱們就殺,要論強者,還是咱們多。”

大家一起商量對策。

戰場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外人不能插手,生死有命。

寧舊澗已經和北鬥宗綁在一起。

北鬥宗一位弟子上戰場,指名道姓要挑戰北鬥宗弟子,這已經不是第一次。

“我來!”

楚明月縱身一躍,跳出去,直奔戰場。

“是你?你很囂張啊,邊殺我南山宗弟子邊罵我們,你敢上來,我就讓你血濺十步。”

“本大小姐就是囂張,怎麼了?你來殺我啊!”

南山宗弟子是一名罡勁初期的武者,手持一把長刀,氣勢磅礴、充滿自信,眼眸中充斥著傲然。

楚明月嘴角上揚,冷漠一笑,一拳殺過去,拳勢滔滔、磅礴的大勢爆發出來,直接碾壓對麵。

一拳破刀勢、二拳打斷胸骨、三拳打飛,乾淨利落、速度極快,速戰速決。

大家都有點反應不過來。

“這就結束了?”

“完全是碾壓狀態呀。”

“這個楚明月究竟多強啊,打罡勁武者居然毫不費力,她不會是宗師吧?”

“……”

楚明月冇有武者氣息,彆人根本看不出她的修為。

隻看到她出拳很快,爆發力極強。

嗖!

一道身影快速衝上戰場,盯著楚明月,說道:

“你不是罡勁武者,你是宗師?”

楚明月看著他,白了一眼,說道:

“我就是罡勁武者,怎麼?我打了你們的人就想辦法耍賴啊?”

南山宗弟子看向萬朝城的方向,說道:

“陳城主,我記得天才選拔賽有一條規定是必須要如實彙報自己的實力,眼前這人謊報實力,殺害我南山宗弟子,你們是不是應該給個說法啊?”

陳恒銘站起來,說道:“這位小友,你可知眼前這位道友是什麼修為?”

南山宗弟子看了一眼,說道:“她應該是宗師!”

“宗師?應該?”陳恒銘很平靜,說道:

“我要的不是應該,可是肯定,還是其他人可以給我個答案,這位道友表現得確實很強悍,但不能因為人家強就說人家謊報實力,據我所知,你們宗門的王天峰是入道境初期,但他也殺過入道境中期的武者,難道我們就要說他的境界修為不是入道境初期嗎?”

這一番話把人懟死!

無法反駁!

強者越級殺人也不是不可以。

楚明月冇有武者氣息,彆人看不出她的真實修為,而且一直以來,她的表現也比較接近罡勁期。

南山宗弟子不知該說什麼,盯著楚明月,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