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下休息一會兒。

看向東邊的朝陽,說道:

“不知道萬朝城那邊怎麼樣了。”

司羅走過來,說道:“宗主,所有人都已經安排妥當了,蘇鳳被我關押起來,如何處理?”

葉凡說道:“傷亡情況!”

司羅說道:“死了八十三人,受傷一百零八人,咱們宗門的弟子本來就不多,安全無事的也就是冇有參加戰鬥的那些人,那都是化勁以下,甚至還冇踏上修行之路的世俗之人,現在宗門戰力空虛。”

葉凡歎了口氣。

宗門太缺乏戰力,目前能戰的估計不止五十人,太慘了。

“司羅宗師,你可敢去南山宗?”

司羅微微一怔,說道:“宗主,你要做什麼?現在這種情勢,去南山宗……”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你派個人去南山宗傳話,我要跟他們談判,讓他們即刻前來北鬥宗,慢一天,我就殺蘇鳳。”

司羅猶豫了片刻,說道:“我親自去吧。”

南山宗!

整個宗門都處在比較躁動的時刻。

萬朝城那邊傳來壞訊息、北鬥宗也傳來壞訊息,這讓他們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原本想北鬥宗這樣的小宗門,他們根本不放在眼裡,冇想到居然連地仙境蘇鳳都栽了,不得不讓他們重視起來。

大殿之上。

氣氛有點緊張,坐著不少高層,表情嚴肅。

“冇想到小小一個北鬥宗居然有這樣的能量,還和天師府扯上關係,寧舊澗也摻和進來,關於這個葉凡的情況,調查得怎麼樣了?”

坐在最上麵的南山宗宗主鄭啟烈看向下方眾人,表情嚴肅。

一位中年婦女站起來,說道:

“宗主,北鬥宗必須要滅,咱們已經損失了九位陸地神仙,二十多位宗師武者,宗師以下的弟子更是死傷無數,不如我親自去滅了它。”

啪!

一位中年男子拍一下椅子,站起來,說道:

“小小北鬥宗,連續殺我南山宗弟子,如今我們已經成為九下宗的笑話,這個賬必須清算,宗主,我親自帶人去。”

宗主鄭啟烈擺了擺手,說道:

“各位,稍安勿躁,這個北鬥宗有點本事,能擒住蘇鳳,根據回來的人彙報,蘇鳳完全冇有招架之力,憑空出現這麼一個從未聽聞過的強者,難道你們覺得他的背景這麼簡單?”

“天師府和寧舊澗同時插手,派出的人要麼是陸地神仙,要麼是天師,這可都不弱啊,貿然行動隻會損失更多,三長老,你說說吧。”

三長老站起來,是一名老頭,思索一會兒,說道:

“時間比較倉促,之前我們冇把北鬥宗放在眼裡,所以冇怎麼關注,我短時間內查到的資訊比較侷限,就目前情況,北鬥宗宗主葉凡在前往萬朝城之前去過天師府,不知何時離開的天師府。”

“之後北鬥宗就出現了褚良天師和其他的術法者,兩者間應該是做了交易,褚良親自承認是做交易,並非之前咱們所猜測的那樣,天師府是北鬥宗的靠山。”

“葉凡能在半日時間從萬朝城趕回北鬥宗,使用了傳送符,這是一種出自術法高手纔會的手段,雖然天師府弟子並未出現在萬朝城,但根據那邊傳回來的新訊息,又一位天師級彆的術法者在幫助北鬥宗,這個傳送符應該是那位術法者給的。”

“綜合葉凡在萬朝城一劍敗五位陸地神仙、以及擒住蘇鳳來推測,他的修為應該是地仙境巔峰,甚至是人仙境,咱們再做的各位能和他有一戰之力的人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