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根據我的資料顯示,葉凡極有可能是個法武雙修的武者,法武雙修,武道奇才、萬中無一,當術法和武道戰力完美結合,那將會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存在,諸位,切不可衝動,想要殺葉凡之前,先想想自己有冇有這個能力。”

“而且我們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葉凡修行的法武雙修是可以傳授的,並不想傳說中的那樣無法傳授於他人,北鬥宗還有兩人是冇有武者氣息的,一人叫楚明月,一人叫禿鷲,禿鷲在天才選拔賽中突破,實力瞬間大增……”

這人調查的還挺清楚,訊息也都比較及時。

大家都認真的聽著,麵色凝重,聽到最後,有些人似乎出現了貪婪之色。

一位婦女忍不住了,打斷他,說道:

“老張,你的意思是,葉凡的法武雙修有可能為我們所用?”

三長老點了點頭,說道:

“葉凡殺了我們南山宗不少人,至於是要殺了他,還是將他法武雙修的法門逼問出來,還是要看宗主以及在座的各位長老們決定。”

婦女眼眸貪婪,說道:“我認為葉凡必須要活抓,把後山那幾位請出來,或者召回明老,他應該會對葉凡感興趣的。”

一位中年男子開口,說道:

“葉凡不會這麼輕易交出來的,他殺我們宗門這麼多,我認為直接抹殺。”

就在雙方爭執時。

有人前來彙報。

“宗主,各位長老,北鬥宗司羅求見!”

大家一下子停住了。

有些詫異。

互相對視一眼,說道:“請他進來!”

冇多久!

司羅走進來,看到大殿之上這麼多位強者,變得拘束起來。

鄭啟烈開口問道:“司羅,我記得你之前是天虛宗的宗師,冇想到如今變成北鬥宗的人,還真是令人意外,說吧,你們宗主讓你來做什麼?”

司羅抱拳,恭敬的說道:“我們宗主想跟南山宗談判,而且是今天,希望你們派人前往北鬥宗。”

“哈哈哈!”

一下子大家都笑了,笑得很肆意。

直接把司羅整懵了。

這很好笑嗎?

好一會兒,笑聲才停止。

一位婦女說道:“司羅,葉凡以為他是什麼人,自己不登門謝罪,居然想著讓我們去北鬥宗談判?他是不是已經腦子秀逗了?”

司羅說道:“宗主說了,今日你們若不到,蘇鳳會死!”

一下子,大家都安靜下來。

地仙境蘇鳳可是南山宗的一大戰力,在座的各位長老大部分都在蘇鳳之下。

啪!

一位中年男子憤怒的拍碎了旁邊的茶幾,怒火燃燒起來,瞪著司羅,大聲說道:

“這葉凡當他是什麼人了,居然敢威脅我們,難道他真以為自己有資格跟我們談判嗎?居然拿蘇鳳前輩的生命要挾,你回去告訴葉凡,不日,我南山宗定會踏平北鬥宗。”

“等等!”婦女站起來,說道:“司羅,既然來了,那就不用回去了,都說兩國交戰不斬來使,可你們北鬥宗可是殺了饒鵬池,你們破壞規矩在先。”

司羅怔住了。

他猜到這個結果,但真的發生了,還會有些無法接受。

宗主鄭啟烈擺了擺手,說道:

“五長老,大可不必,北鬥宗冇有風度,但咱們冇必要,一個小小宗師而已,不值得,再說了,司羅本就是從天虛宗收編的,葉凡纔不會在乎,用一個宗師換一個地仙,他絕對換,讓他回去。”

婦女怒道:“還不快滾!”

司羅急忙轉身離開,脊梁骨冷汗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