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羅離開,他們又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去或者不去!

經過一番討論,一位長老和一位護法前往,並未帶任何弟子。

而在北鬥宗的葉凡,坐在宗門前,和王五聊天,給他講解修煉之法,同時等候南山宗的人。

司羅走過來,說道:“宗主,他們估計不會來了。”

葉凡看了看西邊即將落下的夕陽,道:“你把蘇鳳帶過來,如果太陽落下,他們還不來,殺!”

“真殺?”司羅詫異。

這可是一大籌碼。

“殺!”

就在司羅轉身時,葉凡喊住了他。

“回來,人來了。”

南山宗五長老白曉霜和三長老胡建元快速走來,並未帶隨從,他們充滿自信的衝著北鬥宗門走來。

葉凡依舊和王五坐在一起,並未起身,隻是看著。

司羅也停下腳步,看過去。

“兩位,我們是南山宗的人,請彙報你們的……司羅,我們來了,告知你們宗主吧。”

說到一半,看到不遠處的司羅。

司羅上前幾步,停到葉凡的身邊,抱拳,客氣說道:

“這位便是我們的宗主葉凡!”

兩位長老看向葉凡,有幾分詫異。

這未免也太年輕了吧。

不過眼神中的傲慢絲毫未減,抱拳說道:

“你就是葉凡?冇想到這麼年輕,年輕人,做事要考慮後果。”

葉凡併爲起身,依舊坐著,說道:

“兩位遠道而來,應該也挺累的,王五,給兩位客人添茶。”

王五舔了兩個茶杯,沏茶。

兩人有些怒火了。

我們遠道而來,你就打算在這門口招待我們?

連基本的禮儀都不懂?

並未坐下!

葉凡繼續說道:“看兩位的實力都不低,不介紹一下自己?”

男子自豪的說道:“南山宗,三長老,胡建元。”

女子自豪的說道:“南山宗,五長老,白曉霜。”

葉凡也說道:“這可是武夷山的大紅袍,兩位不嚐嚐?”

白曉霜有些氣憤,說道:“葉凡,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葉凡說道:“我對你們已經很客氣了,之前饒鵬池來,我都不見,直接就殺了,我在門口親自迎接你們,你們還想怎樣?”

“你……”白曉霜氣憤不已。

胡建元攔住她,坐下,品了一口,把茶杯放下,說道:

“葉凡,你羈押我南山宗兩人,你想怎麼談?”

葉凡看著他旁邊的空位,餘光再看向白曉霜,胡建元拉著她坐下,雖然不情願,但她還是坐下了。

葉凡這才說道:“我本無意跟南山宗為敵,是南山宗屢次為難我,我不得不反抗,我邀請二位來,是想用餘美茜和蘇鳳求和的。”

“求和?”白曉霜瞪了他一眼,說道:“你有什麼資格求和,你殺我南山宗那麼多陸地神仙和宗師,簡簡單單的三言兩語就像掩蓋過去,當做什麼都冇發生,你覺得可能嗎?”

葉凡笑了笑,品一口茶,說道:

“一切皆有可能,蘇鳳為地仙境,我想就算是你們南山宗也冇多少個地仙境吧,兩位都是陸地神仙,已身為長老,如果我猜的冇錯,蘇鳳不在長老之列吧。”

培養一個地仙境何其艱難,即使是南山宗這樣的大宗門也不能說擁有很多地仙境武者,地仙境武者的價值可想而知,不是陸地神仙可以比擬的。

胡建元倒是比較平靜,說道:“自古戰敗國有割地求和的做法,今日咱們未嘗不可以嘗試,求和可以,如今的北鬥宗除了葉宗主,恐怕已經儘數受傷,一個能打的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