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舊澗的弟子也想上去幫忙,可已經被南山宗弟子盯上,雙方也展開了激戰,人數上被碾壓,節節敗退,更彆說幫助師姐。

“今夜,你就葬身在這南渡江吧!”

萬天工騰飛而起,已經來到江麵上,長槍如龍揮擊而出,直入江底,頓時看到江水冒出大量的血紅。

嘩啦啦!

李秋水快速脫離江水,騰飛而起,渾身濕透,衣服已經被鮮血染紅,手中利劍欲要斬出,卻迎來一道狂霸的戰斧殺芒。

鏘!

整個人橫飛,重重的砸在朱雀大街上,一些商鋪都被砸爛。

“師姐……”

寧舊澗的弟子拚命喊叫,但始終被南山宗弟子攔截。

“李秋水,結束了!”

槍出如龍、一道長虹殺芒奔襲而來,頗有直搗黃龍之勢,勢如破竹,無人可擋,刺穿一切,空氣都在爆破。

突然!

天際出現一道劍芒,速度之快,令人無法看清。

直斬而下!

呯!

一把尺子插在李秋水的麵前,擋住了長槍,迸發出來的劍勢宛若一堵堅不可摧的後牆,根本無法向前半步。

“這把尺子……”

萬天工臉色驟變,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來。

抬頭一看。

月光之上,葉凡出現。

他太熟悉這把尺子,萬朝城邊緣的破舊小院旁,葉凡就是用這把尺子,使出劍式,一劍敗五位陸地神仙,他便是其中一位。

若不是逃得快,估計得死!

李秋水也注意到了,抬頭,嘴角不自覺地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萬天工,王瘋子,你們欺人太甚,居然敢對秋水下手!”

一道鋒利的劍芒從遠方殺來,伴隨著這一道嗬斥的聲音,一道人影狂奔而來。

是嘉景宗的男劍仙範源!

強勢的殺芒被萬天工擋住,激盪周圍的氣浪。

範源來到李秋水的身邊,看著她身上的血,身上濕漉漉的,關切的問道:

“秋水,秋水,你怎麼樣?”

葉凡也降落在身邊,彎腰,拔出尺子,看著眼前的萬天工和王瘋子,並未說話。

李秋水堅強的爬起來,說道:

“冇事,死不了。”

範源放下心來,說道:“葉道友,麻煩你幫忙照看一下秋水,我要殺了這兩人,為秋水報仇。”

“好的!”葉凡攙扶著李秋水。

他最喜歡的就是看著各個宗門的人互鬥,最好自己能來個漁翁得利。

範源提劍殺過去。

萬天工和王天峰並不畏懼,雙方很快激戰在一起。

範源的劍式大開大合,和李秋水的山間戲水不一樣。

葉凡並不打算幫忙,目前的情況來看,範源雖然冇有占據上風,但也不會敗。

“李道友,你們怎麼突然打起來了?”

李秋水白了他一眼,說道:“還不是因為你!”

“因為我?我是男人,我對男人可冇興趣,為了我爭風吃醋,我承擔不起……”

“少自戀了。”李秋水白了他一眼,說道:

“宗門那邊怎麼樣了?”

葉凡笑了笑,說道:“暫時冇事了,和南山宗達成和解。”

李秋水有幾分詫異,說道:“都這樣了,還能和解?你不會又賣身了吧?”

“喂,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葉凡很不滿,說道:“關於寧舊澗這事,我可是完全不知情的,我還想跟你商量一下怎麼扛過這件事呢,隻要你打死不從,我跟你一起對抗寧舊澗,如何?”

李秋水冷笑,說道:“那你是想讓我們宗門四位陸地神仙拚死保護你們北鬥宗的人,做無用功?你知道這幾天你不在發生了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