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場之內的損失,葉凡可以理解。

葉凡看向四位陸地神仙,說道:“幾位,辛苦了,你們做得很好,我也會履行自己的承諾,不過需要心甘情願。”

葉凡心中已經暗自下決定,一定要幫範源追上李秋水,這樁婚事成不了就行。

“葉宗主,既然你已經回來了,我們的任務也完成了。”

葉凡說道:“誰說你們的任務完成了?你們要保護我們到天才選拔賽結束,這不還冇結束嗎?”

“葉宗主,當初可冇說要等天才選拔賽結束。”

“可當初也冇說我回來,你們的任務就結束啊,幾位,彆計較那麼多,也就是幾天的事,後天就結束了,不急於一時吧。”

剛剛那位還想說什麼,另一位攔住了她。

葉凡邊治療,邊瞭解這邊的情況。

這幾天,北鬥宗和寧舊澗一直都被針對,北鬥宗有四位陸地神仙時刻守護,並且基本不外出,情況還算好的。

寧舊澗就比較慘了,不斷被針對,遭遇很多次伏擊,死傷不少人。

治療結束。

李秋水感覺到渾身通透,之前的傷勢居然差不多快痊癒,有點詫異與葉凡的醫術道行,居然如此之高。

葉凡一手搭在範源的脖子上,說道:

“範道友,我有話跟你說,跟我走。”

兩人走進破舊小院的房間。

範源一臉懵,還想在外麵照顧李秋水呢,道:

“葉道友,怎麼了?”

葉凡說道:“你想不想追上李秋水?”

“想啊,我當然想,哦,對了。”範源拿出一份清單,遞給葉凡,說道:

“這是秋水的愛好、飲食習慣。葉道友,你放心,我已經跟我師父說了,秘境行動,我可以偷偷帶上你們,到時候你們偽裝成嘉景宗弟子,混入其中。”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我們混入其中,你們宗門前輩不會發現?”

範源說道:“我跟我師父說了,為了李秋水,他默認了我的做法,到時候,你們聽我指揮,混入之後,你們再分開。”

葉凡豎起大拇指,說道:“範道友辦事能力杠杠的,我帶你來這兒呢,是想跟你說一下,你太鋼鐵直男了,我說是你告訴我,咱們纔去救李秋水的,你不要否認,這是獲得李秋水好感的機會,你著急否認乾嘛?你要懂得邀功,懂不懂?”

“可是那是欺騙,不是正人君子所為……”

“打住,當什麼正人君子啊,我問你,正人君子重要還是老婆重要?”

“……老婆!”

“既然你覺得老婆重要,那我就告訴你,追女孩的第一步,連哄帶騙、騙人要做到臉不紅心不跳,真誠流露。”

“心不跳,那不是死了嗎?”

“你……誇張手法,你懂不懂?你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嗎?總之,以後關於李秋水的事,你聽我的,我說的,你不許反駁,你隻要清楚一點,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

範源猶豫了一會兒,點了點頭,道:“行,我聽葉兄的。”

兩人從裡麵出來,勾肩搭背,稱兄道弟,但看得出來,範源對葉凡有幾分恭敬,還有聽話。

大家都覺得其中有貓膩,但誰也不問。

範源急忙照顧李秋水,寧舊澗一位陸地神仙說要回去說一聲李秋水的情況。

就這樣度過了一夜。

葉凡歸來的訊息已經傳遍整個萬朝城。

葉凡把宗門的事跟大家說了,他們都有些詫異,包括寧舊澗的幾位陸地神仙。

“葉宗主,鬥膽問一句,你什麼修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