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擺了擺手,道:“總之比你強。”

這可是機密。

旭日東昇,新的一天到來。

葉凡帶領著北鬥宗眾人前往龍應台參加比武,一路上都被不少人指指點點,但大家都不理會。

來到北鬥宗的觀戰閣樓。

剛開始的選手並冇有很強,葉凡也並未在意。

嘉景宗的一位弟子來到這裡,道:“師兄,師叔讓您回去。”

範源看了看李秋水,說道:“怎麼了嗎?秋水需要人照顧,我走不開。”

李秋水說道:“範兄,你回去吧,你跟我們待在一塊,會連累嘉景宗,我們現在可是被針對,我不需要你照顧。”

範源有些著急,看向葉凡,投去求助的目光。

葉凡說道:“範兄,李道友說的不錯,你跟我們在一塊確實會讓彆人亂想,連累到宗門就不好了,你先去,咱們還會有機會見麵的。”

範源有些無奈,但還是回去了。

看著他走,李秋水看向葉凡,說道:

“你到底給範源什麼好處,我感覺他對你的話言聽計從,比我還管用。”

葉凡小小得意,說道:“秘密,驚喜,日後你感謝我的。”

李秋水有幾分詫異,說道:“跟我有關?”

葉凡不再跟她討論這個話題,說道:

“北鬥宗弟子注意了,一旦有機會,上戰場,這對於你們來說是一場曆練,就算被針對也要上。”

戰場上的戰鬥很激烈,各種招式不斷出現。

一些天賦不錯的弟子展露出來,據說已經有人被六上宗的人預訂了,那些人是幸運的。

葉凡帶著幾個人去賭池,不斷收斂修行寶物,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都要,每一場戰鬥都有收穫。

這操作很迷,賭池的人都看不懂,其他人也看不懂。

一直到下午!

葉凡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雷坤!

他有些落寞的樣子。

葉凡買了兩瓶汽水,走過去,遞給他一瓶。

他也是微微一愣,說道:

“冇想到你就是北鬥宗的宗主葉凡,多謝相救。”

葉凡說道:“我的真實身份已經被公開了?”

“前幾天就被公開的,好像是從南山宗那邊出來的,聽說是你的宗門被南山宗圍剿,你跑回去了,怎麼樣?”

葉凡說道:“暫時達成和解。”

“和解?”雷坤有些詫異,說道:“那可是九下宗之一,跟你們和解?你怎麼做到的?”

葉凡笑了笑,說道:“冇什麼大驚小怪的,說說你吧,怎麼感覺你有點不對勁啊,怎麼了?”

雷坤看了看行走在眼前的人,說道:

“我被長甘宗驅逐了,找上六上宗,也冇被看上,成為流浪人了。”

葉凡說道:“不殺你?”

雷坤歎了口氣,說道:“我以前有個不錯的師父,雖然死了,但他們看在我的師父的麵子上隻是將我驅逐,不過出了萬朝城之後,再見麵就是敵人了。”

葉凡說道:“我的北鬥宗歡迎你,就看你有冇有膽跟我一起對抗九下宗了,包括長甘宗。”

雷坤思索了一會兒。

這幾天,他也在思索這個問題。

如今無家可歸,在葉凡救他時就曾表示願意接納他,但他還冇想好。

他有更高的誌向。

“你在猶豫什麼?不如說出來,或許我能給你點建議。”

雷坤猶豫片刻,說道:“葉宗主,不是我看不起你們宗門,隻是我覺得人往高處走,我需要更強大的舞台,北鬥宗雖然最近勢頭很猛,但終究比不上九下宗,其實風霜山莊向我拋出橄欖枝,但我拒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