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看向戰場,說道:“郭道友,你可知挑戰我的條件?”

郭明知拿出兩株靈藥,頓時一股清香散發在整個戰場,說道:

“兩株神龍草,其中效果,你作為武者,應該清楚。”

嗖!

葉凡跳下戰場,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說道:

“神龍草,很罕見啊,對於妖獸的效果更大一些,不過我勉強接受你的挑戰了。”

靈蟒很需要這兩株神龍草,吃了之後必定功力大增,這是他隱藏的一個底牌,不會輕易拿出來。

郭明知冇有冰刃,稍微靠近,會感受到煞氣在瀰漫,有點類似於鬼修。

所謂鬼修,便是利用生靈的靈魂當做修煉的一種燃料,甚至有些殘忍者,直接殘害活人進行祭煉,吸收越強的靈魂,對於修行的幫助越大。

關於這種鬼修在東南亞比較盛行,我國靠近東南亞的雲貴省也有一些,不過一般不是很提倡,畢竟是偏門。

葉凡並不確定此人是不是鬼修,但從氣息上看,很像。

郭明知開口說道:“我也有條件,我知道你很強,一劍敗儘五位陸地神仙,但我喜歡跟強者對戰,你若贏我,不可殺我。”

葉凡有些不耐煩,說道:“你這不是讓我吃虧嘛,明擺著占我便宜呀。”

郭明知說道:“我可是提供了靈藥,你什麼都冇有賭對,或者你拿出寶物來?”

葉凡擺了擺手,順便拿出陰陽尺,說道:

“算了,就如你所願吧,不過我有個問題,你得回答我!”

“你說!”

“我跟你無冤無仇吧?你為何要殺我?”

郭明知沉默了一下,說道:“盟友請求我幫忙,我也有意和強者一戰,我便來了。”

“誰?”

“王瘋子!”

“……”葉凡有點想要罵娘,你們成盟友了,然後針對我,我本不想跟你們雲巢宗有敵對關係,為何要苦苦相逼呢,問道:

“你們是什麼盟友?之前的比武中也冇見你出手,我打王瘋子時,也冇見你出現。”

郭明知的身體開始瀰漫出黑色的煞氣,範圍不斷擴大,說道:

“你可知九下宗的秘境之行?”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哦,我明白了,你們打算在秘境結盟,郭道友,我覺得我們可以成為朋友,咱們也可以結盟,我的戰力你是知道的,比王瘋子強。”

郭明知說道:“那就先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吧。”

呼——

一股妖風驟然出現,席捲黑色煞氣,瀰漫整個戰場,讓人無法看清戰場之內的情況,兩人的身影都看不到了。

葉凡站在煞氣中,感受著,眉頭微皺,似乎在煞氣中看到了靈魂的哀嚎、怒吼、不僅僅是人類,還有妖獸。

看來他殺了不少人和妖獸,並且吸收了他們的靈魂。

一道殺芒出現在煞氣中,直逼葉凡。

葉凡很平靜,猛然退後十幾米,想要退出煞氣鋪蓋的範圍,卻發現煞氣已經將整個戰場占滿。

無奈的搖了搖頭。

手中陰陽尺迸發出淩厲的劍芒,溢位的劍氣縱橫無敵,不斷切割,切斷煞氣,吸收天地之力,周圍的靈氣也變得濃鬱起來。

感受到身處煞氣中的郭明知變得很強,雖然隻是入道境初期的境界,此刻發出的卻是入道境中期的實力。

無形中出現了一股精神力侵蝕,似乎要吞噬靈魂。

這就是他的手段?

確實有點詭異。

並非術法者,卻能操控這些死去的亡靈,稍不小心,真的會吞噬靈魂。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滄溟,皇路當清夷,邪神厲鬼歸往西,世間維屬陽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