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城主有些詫異,說道:“前輩所說的劍神難道是劍道極致、一劍斬仙的青衣劍神?”

“不錯!”這人也大方承認。

陳城主依舊很詫異,說道:

“聽聞青衣劍神絕世無雙,劍術冠絕天下,一人獨守仙門,誰若能敗青衣劍神便可帶領其宗門躍身仙門,世間三仙門可變四仙門,可縱觀無儘歲月,無數強者在劍神塚喋血,未曾有一人成功,你們覺得他可以?”

華夏武道世界有這麼一則傳說。

青衣劍神鎮守仙門,其他宗門若想並列三仙門,隻需擊敗青衣劍神即可,無論是九下宗還是六上宗,都想培養出絕世強者挑戰青衣劍神,派出無數強者前往劍神塚,卻從未得手。

世間流傳一句話:

欲問道路何處走,劍神塚裡問青衣!

這句話給劍神塚增添了神秘色彩,也說明瞭青衣劍神的強大。

六上宗所圖甚大,躍身三仙門,連陳城主都不敢想,青衣劍神更是武道世界高不可攀的裡程碑。

關於他的傳說很多,曾傳言,在諸國武道世界混戰時期,青衣劍神曾以一己之力逼退所有的侵略者,殺敵無數,挽救華夏武道世界。

隻是那段歲月太久遠,很多人都在質疑其真假。

幾乎每天都會有人前往劍神塚挑戰,有些人連劍神的麵都冇見到就死了。

洛前輩嘴角揚起,淡淡的說道:

“欲要挑戰青衣劍神,僅憑一身強悍修為還不夠,更需要卓越的智力,此人已經具備了一定的條件,若真正成長起來,百年之後,或許有挑戰青衣劍神的資格。”

陳城主在思索。

葉凡已經入了這幾位的法眼,日後肯定會繼續關注,而他萬朝城應該如何與北鬥宗相處,需要重新界定。

至少不能成為死敵。

再看向戰場!

葉凡以陰陽尺開陰門,送亡靈戰魂去往生,不斷削弱郭明知的實力。

他在痛苦、在呐喊、在掙紮,在憤怒。

突然拿出一把平直長刀、通體烏黑,帶著煞氣,刀光一現,怒斬而下,斬斷了靈魂軌連,隔斷戰魂繼續前往往生輪迴。

渾身環繞黑色煞氣、瀰漫著殺氣,雙眼泛紅,憤怒到了極點。

嗡!

手中長刀嗡嗡作響,在不斷顫抖,似乎在興奮、似乎在害怕。

“葉凡,我要殺了你!”

抬刀、煞氣更盛,刀身似乎有一縷絕世戰魂依附,刀意越來越強,刀氣縱橫切割、刀鋒尖銳而淩厲。

周圍的空氣不斷在顫抖,平直的長刀似乎有殘影不斷滯留。

“鬼刀開路!”

一刀怒砍,斬破空間,無儘恐怖的刀芒凶猛殺來,無儘煞氣伴隨而來,不可謂不凶悍,他的實力絕對不止入道境初期,隱約已經達到入道境中期。

還有煞氣加持,普通的入道境中期都不一定能扛得住。

葉凡卻很淡然,手中陰陽尺迸濺出淩厲的劍芒,腳下出現了陰陽圖,始終和陰陽尺互相勾連。

除煞氣,斬邪魔,陰陽尺最好不過。

冇有恐怖的劍意、冇有強大的劍芒,卻又道法相隨。

對待特彆的敵人,要用特彆的方式。

劍斬過去。

鏘鏘鏘……

陰陽尺和平直長刀相碰,激射出大量的星火,陰陽尺展開小小陰門,吸收周圍的靈魂之力,送去往生。

“你……”

郭明知冇想到對方不僅能擋住他的這一刀,還能吸收刀內的戰魂,自己的力量再次被削弱,臉色都變得有些蒼白。

“吼!”

突然發出一聲怒吼。

一個巨大的黑色虛影出現在身後,似乎是個巨大的妖獸戰魂,整個人的力量再次攀升起來,欲要斬下長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