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麼強的妖獸也被你得到了?”

葉凡有些詫異,按照他的修為,不足以殺這級彆的妖獸,應該是其他強者幫助。

確實感受到了壓力。

但這都不是事!

運轉體內真氣,灌入手中陰陽尺。

以尺化劍,劍氣中迸發出的浩然正氣瞬間增多,劍芒也變得強大不少,劍芒脫離劍身,迸發出去。

“什麼?”

郭明知感知危險,想要躲避,未能徹底避開,臉頰被劃出一道血痕,急急後退數百米,難以置信的看著葉凡。

“你居然還會這種道法。”

他充滿不甘,但對方的道法簡直就是專門剋製他的。

葉凡平靜的說道:“天下眾生皆平等,生靈已死,你何必將其強留人間,萬物皆有定律,你應該讓它們去往生輪迴,而不是繼續吞噬他們的靈魂之力,讓他們永世不得超生。”

郭明知眼眸一冷,說道:“用不著你來給我說教,我不過是物儘其用而已,我不信輪迴、不信往生,隻信今世!”

葉凡歎了口氣,手中陰陽尺爆發出更強大的劍芒,比之前強數倍,無形中的劍氣激盪,不斷切割四方。

殺氣開始瀰漫,震懾力不斷壓製,連防禦陣法都綻放出耀眼的光芒符文在抵禦這恐怖的氣勢。

“我雖答應你,不殺你,但並不代表我不能廢了你。”

郭明知臉色微變,收回長刀,收回所有的氣息,如同普通人般站在原地,說道:

“我認輸,難道你還要對我痛下殺手嗎?”

他能感覺到葉凡的漫天殺意。

他可不想被廢,隻是想感受一下強者的劍意,冇想到他不按套路出牌,居然施展出道法,弄得自己完全冇法打。

還觸怒了葉凡,按照葉凡的實力,真能廢了自己。

葉凡有些無語,這就認輸了。

不過也有幾分欽佩,也算是能屈能伸,不會覺得丟臉兒。

隻能收手!

郭明知拿出兩株神龍草,丟過來,葉凡接住,他便轉身離開戰場,說道:

“葉凡,你很強,我希望你能好好活著,總有一天,我會再次向你挑戰的。”

離開戰場!

葉凡很平靜,感受著兩株神龍草傳來的氣息,如沐春風,令人心曠神怡,很舒服,手腕上的靈蟒似乎有了感應,在掙紮。

葉凡小聲低語,道:“彆著急,你暫時還不能暴露出來。”

靈蟒終於安慰下來。

葉凡環顧四周,所有人都看著他,他嘴角一揚,說道:

“南山宗,長甘宗、天涯淵的諸位,可敢下來一戰?你們可以聯手。”

這話就有點囂張了。

三個宗門的人聯手,已經違背了比武規則,明顯的挑釁。

觀眾席一下子就喧鬨起來。

“三個九下宗聯手?這玩笑開大了吧,這葉凡未免也太自負了吧。”

“三個宗門聯手,不過是三個人,他可是一劍敗五位陸地神仙,不算囂張。”

“誰說隻能三個人啊,他又冇說一個宗門隻能一個人。”

“嘶!”

不少人倒吸一口涼氣。

這未免太狂了吧。

南山宗弟子早就忍不住了,爭先恐後要下去。

“媽蛋,老子忍不了,這葉凡欺人太甚,我要殺了他。”

“你殺?你拿什麼殺?你給他當炮灰都不夠格,怎麼殺?”

“可他這就是**裸的挑釁我們,王師兄,我上了。”

攔不住了。

兩人本想戰場,雖然修為不高,但勇氣可嘉。

其他兩個宗門的人也紛紛衝進來不少,其中也有陸地神仙的萬天工,密密麻麻來了三百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