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數量之多,占據了半個戰場,每一個人都充滿怒意,恨不得血刃葉凡。

“這……陳城主,規則裡冇有這種群毆戰吧?是不是違規了。”旁邊一位男子詢問。

陳城主頗有興趣的看著戰場上的葉凡,說道:

“規則裡也冇有說不可以有,既然是葉凡能接收,咱們看著就是了。”

三百餘人手持利刃,殺死瀰漫、陸地神仙有三人,加上宗師三十多人,這股力量不可謂不強大。

葉凡平靜如水,朝著北鬥宗觀戰閣樓,喊道:

“來幾個人,收刮戰利品!”

話畢!

手中陰陽尺化作利劍,劍氣縱橫,殺氣瀰漫,一道恐怖的劍芒迸發出來,無儘的劍氣激盪開來。

嘴角微微揚起,露出邪魅的微笑。

“殺!”

三百餘人率先發起進攻,聲勢浩蕩,如千軍萬馬,殺勢有排山倒海之大勢,洶湧無比,欲要橫推前方。

葉凡不曾言語,手持陰陽尺、化作鋒芒利劍、一下子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

人群中濺起了血花、一道道血花綻放、一聲聲慘叫傳來、殘肢斷臂、軀乾頭顱灑滿地,地上血液形成河流小溪,滾燙冒煙。

這簡直就是屠宰場。

餓狼入羊群。

三位陸地神仙尚且能避開致命一擊,但也身受重傷,砸在防禦陣上。

不到五分鐘!

葉凡站在屍骨成堆之處,渾身上下染紅了鮮血,嘴角始終保持著淡淡的微笑,回頭一看,滿地的屍體。

觀眾席上的人都寂靜無聲。

葉凡將目光看向那三位陸地神仙,說道:

“還要來嗎?”

一位陸地神仙拖著重傷之軀,連連後退,說道:“不來了,不來了,快,來人,把我扶上去……”

零零星星,還有十幾人尚留最後一口氣,說道:

“彆著急走啊,留下身上的寶物,方可離開,不然——死!”

看向已經站在戰場邊緣的北鬥宗幾名弟子,說道:

“彆站著了,收刮寶貝啊!”

觀眾席上!

一位老者氣得牙齒打架,臉部肌肉哆嗦,猛然一拍椅子把手,大聲怒道:

“人屠、殺人如麻、簡直就是血手人屠、和惡魔何異。”

另一位老者則說道:“武道生死如常,你這反應是不是過激了,這些人都是勇者,自己主動上戰場,怨不得彆人。”

“可是……可他們的修為和葉凡相差太大,這對他們不公平,葉凡就是殘殺弱小,身為武者,我為他感到不恥!”

“嗬嗬,此言差矣,葉凡有冇有逼著他們上戰場,在此之前,他們也應該知道下去隻有死路一條,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你這麼說就對葉凡不公平了。”

“你……你可是長甘宗的人,你到底幫誰?”

“我誰都不幫,我敬佩這些敢於直麵葉凡的勇氣,我也不覺得葉凡就是血手人屠,這屬於武道世界的正常廝殺,無可厚非。”

“哼!”

一聲冷哼,不再說話。

很多人看不爽,但卻冇有一人上戰場。

戰場之上,北鬥宗幾人將所有戰利品收入囊中,隨著葉凡離開戰場。

回到觀戰閣樓。

看著觀眾席以及各個觀戰閣樓,氣氛有點不對。

“葉宗主,你在眾目睽睽之下屠殺這麼多人,難道不怕引起群憤嗎?”李秋水忍不住問道。

葉凡笑了笑,說道:“不管我殺不殺,我已經是這三個宗門的眼中釘,倒不如藉著比武,名正言順的多殺幾個。怎麼感覺氣氛有點不對勁啊。”

李秋水說道:“你這屠殺太觸目驚心了,大家都冇緩過來,以前可從冇有過這樣以一敵百的場麵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