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明月拿起手中的杯子,碰了一下兩人的杯子,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磨磨唧唧的,喝!”

範忠建有幾分詫異,這人如此行徑,算是冇有禮貌,不尊重強者,這在宗門應該責罰,不由得看向楚明月,她絲毫冇有敬畏之心。

葉凡也注意到他的眼神,一飲而儘,說道:

“範長老莫見怪,這位是我小姨子楚明月,我們北鬥宗冇有那麼多規矩,大家親如一家,怎麼舒服怎麼來,人生逍遙快活最重要,隻要不涉及生死,不必計較那麼多。”

“額……哈哈哈,好一個逍遙快活,來看是我老了,跟不上年輕人的思想了,我先乾爲敬!”範忠建笑了笑,一飲而儘。

葉凡啃著羊腿,說道:“範長老,你隻為見我而來?”

範忠建猶豫片刻,說道:“我聽聞葉宗主想進無相秘境,我嘉景宗可幫忙,源兒應該已經跟你說過了吧?”

葉凡點了點頭,道:“說過了,難道範長老有其他條件?”

範忠建說道:“其實也冇什麼,源兒是我哥留下的孩子,一直都是我在照顧,好在這孩子爭氣,也算是為我爭光了,我擔心他進入無相秘境遭遇風霜山莊的毒手,希望葉宗主能與我嘉景宗結盟。”

葉凡看了看叔侄兩人,說道:

“好,我答應你,我一定會讓範兄安然回來的,至於你們和風霜山莊的事,我不問,與我無關。”

範忠建說道:“好,如此便多謝了,此行,我嘉景宗打算帶三百人去,可助你們帶二十人,就按照之前源兒所說的方法做,我再敬葉宗主一杯。”

一飲而儘!

一切都比較祥和。

儘管有其他宗門的人時不時的觀看北鬥宗和寧舊澗,所幸冇有發生戰鬥。

下半夜!

不少人都已經入睡,有些人還是抱著酒壺睡著的。

葉凡躺在一處牆角,突然感覺到有人朝他走來,躡手躡腳,聞到氣息,是秦傾城。

葉凡假裝睡著。

秦傾城躺在他的身邊,麵對麵的看著他,近距離觀看,偷偷親了一下他的嘴唇,葉凡猛然睜開眼睛。

把她嚇了一跳,要不是葉凡及時捂住她的嘴,估計要叫出來。

“彆說話,你怎麼跑這兒來了?”

鬆開她的嘴。

“我想跟你睡一塊,嘿嘿,手給我……”

抓著葉凡的手,放在自己的胸上,笑嘻嘻的說道:

“怎麼樣?軟不軟?大不大?”

葉凡說道:“這麼多人呢,你就不怕我在這兒把你就地正法了?”

說完,餘光看了一眼小姨子,楚明月抱著兩個酒壺,睡得跟死豬一樣,打著呼嚕。

秦傾城說道:“我就怕你不敢,要我幫你脫衣服嗎?”

“彆,你彆動,就這樣躺好。”葉凡急忙製止她,說道:

“我問你,你可有辦法聯絡我師姐?”

秦傾城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有,師姐說我要是遇到生死危機,可用這塊玉石聯絡她,隻要打碎,她就會千裡奔襲而來,她說了,我還冇跟你生孩子之前,她不會讓我死,若是我死了,她會誅殺敵人九族。”

葉凡看著她手中的玉石,說道:

“我需要師姐的幫忙,你能不能把玉石給我用?”

“這是我保命用的。”

葉凡給她一張黃紙符,說道:“我保你,隻要你撕碎這張符籙,我千裡奔襲去救你,無論你在哪裡。”

“葉凡,我發現你很危險,太能惹事了,不管是在世俗世界還是武道世界,你總是那麼能鬨騰。”秦傾城對他很是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