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頓時所有人都震驚不已。

萬萬冇想到葉凡的修為竟然如此強大。

“本屆天才選拔賽中,諸多宗門弟子表現十分突起,特彆是九下宗的各個傑出弟子的表現更為驚人,天資卓越,未來必定成為一方強者。”

“但最為亮眼的是本屆冠軍獲得者,北鬥宗宗主葉凡道友,戰力超群,法武雙修,驚才絕豔,斬獲冠軍,名副其實。”

陳城主看著眾多宗門,手裡出現了一把劍,直接丟給北鬥宗那邊,說道:

“葉宗主,接著!”

葉凡馬上接住。

這是冠軍的獎品:斷水劍。

斷水劍乃是越王八劍之一,上古時期的名劍,流傳至今,極為不易。

握在手中,灌入靈氣,頓時劍身嗡鳴、顫抖,似乎在興奮,劍光照耀,與這夕陽爭輝,強勢的劍意震懾八方。

一下子吸引了不少人的羨慕目光。

就在這時!

不斷說的結束語的城主眼眸微眯,盯著葉凡手中的劍,感受著劍意,稍微轉頭,看向旁邊的三妹和二弟。

三妹低語說道:“果然跟我們猜測的一樣,他是……”

“噓!”二弟急忙噓聲,說道:“越王八劍傳自上古,武者勁氣根本無法催動,頂多是一把厲害點的兵器,唯有在這種人手中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威力,大哥,知道如何選擇了吧?”

陳城主點了點頭,繼續演講結束語。

葉凡也注意到這劍光的浩蕩,急忙收起,內心十分激動。

不愧是名劍!

“北鬥宗弟子,隨我回宗門。”葉凡帶領著北鬥宗弟子,同時看向寧舊澗的四位陸地神仙,說道:

“各位,麻煩你們也送我們一程,送人送到底,送佛送到西。”

“可以,不過李秋水要去北鬥宗生活,你得接受!”

“額……我能拒絕嗎?”葉凡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葉宗主,彆忘了我們的交易,你們兩人需要培養感情,需要互相接觸。”

葉凡看了一眼李秋水,說道:“你不打算說什麼嗎?”

李秋水說道:“每次惡人都要我來做?你是不是男人?我不做!”

葉凡無奈的攤了攤手,說道:“我也不想做,那就去我宗門吧。”

“葉凡,你……慫貨!”

北鬥宗弟子在葉凡和寧舊澗四位陸地神仙的護送下回宗,一路上大家都比較警惕,小心翼翼,所以有驚無險。

兩日行程,終於回到北鬥宗。

寧舊澗的地位陸地神仙告辭離去,留下李秋水。

葉凡不管她們,把所有的寶物紛紛拿出來,提供給宗門的人修行,一點都不能吝嗇。

大家看到這麼多的寶物都很興奮,瘋狂的吸收。

葉凡來到後山,把靈蟒放出來,把神龍草交給牠,便在一旁看著。

兩株神龍草很快就被煉化,靈蟒不停的翻騰,爆發出來的氣勢越發強大,鱗片似乎也發生了變化。

最主要的是腦袋似乎長角,不是很明顯。

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都被葉凡攔住。

靈蟒的存在,越少人知道越好,這算是他的底牌之一。

此刻的靈蟒渾身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暈,身體比之前長了一大截,實力應該也有所增強。

“葉凡,我又進化了。”

一道聲音出現在葉凡的識海中,清晰無比,比之前的清楚太多了。

葉凡看著巨蟒,露出淡淡的微笑,說道:

“你頭上好像長角了,怎麼回事?”

“都是因為神龍草的緣故,我身體出現了返祖現象,體內有些東西在發生某種古怪的變化,我好像朝著蛟方向進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