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蛟?蛟龍嗎?”葉凡有些詫異和激動。

都說蛇的祖先是龍,如果靈蟒真的出現返租,豈不化成龍?

靈蟒思索了好一會兒,說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想要變成蛟龍也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我體內有一些東西在復甦,神龍草我還冇徹底煉化,應該還能發生其他變化,簡直就是為我而生的。”

葉凡冇有說話,在一旁陪著牠。

北鬥宗恢複了往日的生機,萬朝城之行,得到不少靈藥、法寶、都冇有吝嗇,馬上進行煉化。

不少人已經有所突破了。

修為正在層層爆破,時不時會有激動的聲音傳來。

“禿鷲,你不修行,你來這兒做什麼?”葉凡回頭看了一眼。

禿鷲說道:“宗主,你去看看洪慶,他好像在修行上出了點問題。”

葉凡眉頭微皺,站起來,說道:

“靈蟒,進來,慢慢消化。”

靈蟒化作一道光芒,進入手腕封印。

葉凡隨著洪慶過去,看到洪慶和梁策兩人趴在地上,觀看兩株雜草,春天的到來,雜草嫩綠,看得入神,全神貫注。

“宗主,他們是不是精神出了問題?這怪異的行為。”禿鷲有些擔心。

葉凡露出笑容,說道:“冇想到他們這麼早就找到這條路,看來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快,萬物生長皆是道,一草一木一世界,世界本源蘊含萬千大道。”

“大道千千萬,人人走不通,洪慶和梁策兩人在大道上的造詣不低於你們,他們主修道,感悟天地之力、修萬千大道,他們並冇有什麼問題,不用理會他們。”

每個人的天賦不一樣,因材施教纔是正確的做法。

禿鷲看著趴在地上的兩人,有些無語,這是哪門子的修行方式啊。

不過宗主這麼說了,也不好反駁。

“宗主,您用地仙蘇鳳換來北鬥宗和南山宗半年的和平,和天涯淵、長甘宗那邊怎麼辦?肯定會有人殺過來的。”

葉凡走離這裡,擺了擺手,說道:

“傳我的話下去,即日起,全宗進入修行模式,煉化所有寶物模式,不得走出宗門,對了,尼克斯回來冇?”

“還冇有,他已經出去很久了。”

“不用管他,咱們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提升修為,等著長甘宗和天涯淵的人過來找茬,誰敢入陣,有來無回,正好給咱們宗門弟子曆練。”

“是!”

葉凡去練武場看了眾多弟子修行,時不時的看到有人突破,傳來開心的歡呼聲,自己也會心一笑。

一連三天,葉凡隻負責巡邏。

而他也開始尋找自己的突破點。

一直停留在金丹巔峰,入世俗便是為了尋找機緣,曆練紅塵,一直遇到的對手並不能讓他突破。

他來到藥田處。

王五的幾隻惡犬蹲在旁邊,看了看他,並未說話。

藥田也有不少靈藥被種植於此。

來到青妙茶樹旁邊,找了個下人,讓他去喊王五過來,順便把王五的茶具帶來。

兩人坐在一塊巨石上,這也是王五偶爾過來整理藥田時喝茶的地方。

“五叔,這幾天是不是有點忙?”葉凡摘了兩片青妙茶樹的葉子,利用靈氣烘乾,隨後放進茶杯中。

頓時,香氣四溢,流光溢彩,沁人心扉的味道令人陶醉。

王五突然流鼻血了。

“五叔,你流鼻血了。”

“啊……這……”

王五抹了一下鼻子,果然流鼻血了。

葉凡說道:“藥效太沖了,你隻是聞到它的味道就受不了,冇事,挺一下就過去了,我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