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倒了一杯茶,小小喝一口。

頓時感覺到體內神經酥麻起來,一股淡淡的熱流在小範圍的翻湧,丹田也有點反應。

“五叔,你認識這些藥材嗎?”

王五放眼看向藥田,越來越多,品種雜多、數量不少,搖了搖頭,說道:

“還真不知道,就是有人路過時,我會問一下,順便問問種植的方法,我知道能被你們帶回來的,應該是對修行有用的,我得小心翼翼的養著。”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

“這裡麵的藥材,大多數比較低級,對於我冇多大用處,不過對於修為偏低的人有極大的用處,我能用的不多,青妙茶樹算其中之一,還有那個百年聖龍木也不錯。”

兩人聊著天。

葉凡給他介紹了不少關於靈藥的作用以及種植的方法。

不知不覺,葉凡喝了三片青妙茶樹,感覺到渾身燥熱,似乎要突破,急忙盤坐在聖龍木下。

聖龍木的葉子偏紅,有巴掌大小,散發出淡淡的光暈,垂落在葉凡身上。

腦子裡回憶起入世凡塵、經曆了那麼多的事,行醫救人、生離死彆、國外醫生的欺壓,國外武者的強勢,一劍劈開富士山,帶領眾人闖入奈武監獄。

身在港島,和程湘芸共同麵對雲閒鶴一脈的術法者,九龍山獨戰雲閒鶴,一劍斬九龍……

往事一幕幕在腦海中不斷翻閱,不斷總結。

進入武道世界後發生的事,前不久在萬朝城發生的事……

心境出現了某種變化。

終於,要突破了!

一直以來都是道心問題。

往事一幕幕,道心一直都在被洗滌!

生死離彆、危機關頭、快意恩仇,曆儘千帆世俗,看透了很多東西,感悟到了天地間的情!

道心在這一刻終於不再是問題。

北鬥宗之上,周圍的草木似乎在朝氣蓬勃,大量的植被、靈藥妙樹都在快速生長,似乎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生長。

周圍的靈氣逐漸濃鬱,越靠近葉凡的周邊越是濃鬱。

弄得大家都很詫異。

“雖說現在是春天,可這些樹枝嫩芽的變化是不是太誇張了,居然在我眼皮底下一下子就長出開了……”

“兩分鐘時間,我看到了這片葉子從無到有,這……你有冇有感覺到周圍有一股暖流,暖洋洋的。”

“如沐春風,這……這是純粹的玄氣?天地玄氣?好像朝著藥田那邊的方向流去了。”

“……”

“去看看!”

不少人被吸引,想去看看藥田那邊發生了什麼事。

卻被人攔截。

禿鷲守在藥田入口,攔住所有人。

“所有人不得靠近藥田,都回去修煉,彆圍觀!”

禿鷲雖然在宗門的職位不高,但他跟宗主的關係,誰都知道,如同兄弟。

嘭!

突然後山的某處爆發出一聲巨響。

不少人被吸引過去,看到一道黑影騰飛而起。

“悟了,悟了,我悟了……哈哈哈!”

一道聲音傳來。

那是洪慶!

“天地陰陽、五行天下、萬千大道、世界本源、萬物皆同,道乃是天地之極!”

洪慶站在虛空之上,雙手盈盈一握在空中,似乎抓住了某些東西,雙手用力一拉,旁人根本看不出什麼。

褚良卻滿臉震驚,雙手快速結印,穩固護宗大陣,一頭大汗,天師府的其他術法者更臉色蒼白。

“天師,他……”陳玉娟不解。

褚良看著空中的洪慶,說道:

“此人修大道之法,專門利用大道戰鬥,操控天地之力,萬物之力,這是一種非常恐怖的修煉之法,我曾在袁天師的實驗室看到過一些零星的記錄,冇想到居然能夠見到真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