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修行之人修煉的是一條道,追尋屬於自己的道,而像他這種人,修行的是大道的操縱,有可能你的道會被他操控,這種人最難對付,簡直就是有外掛一樣。”

“剛剛我們術法者明顯的感覺到,他手握天地大道,用力一拉,差點就將這個護宗大陣連根拔起,媽蛋,還好他並不是很強。”

關於剛剛陣法發生的變化,術法者們最清楚。

洪慶降落在褚良等人麵前,抱歉的說道:

“諸位,對不起,我就是試試,希望你們能原諒我的衝動,我太興奮了,嘿嘿。”

擾了擾後腦勺,看向藥田的方向,說道:

“我的頓悟就在一瞬間,那株小樹突然快速成長起來,很驚人,蘊含的道意,又走過的靈氣,宛若山澗流水、我的靈魂一下子就被觸動了。”

“那邊發生了什麼?”

褚良聽著他的話,有點皺眉。

在北鬥宗的這段時間,他一直都有觀察所有的修仙者,其中最看不懂的就是洪慶和梁策兩人。

冇想到洪慶卻成功了。

“葉宗主估計要突破了,而且會是一個大境界。”褚良有些羨慕,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按照修仙者的境界來算,破境成功,應該就是元嬰期,元嬰期相當於武道境界中的人仙境?不對,元嬰應該比人仙要強一些的。”

洪慶看著藥田的方向,感受著四周流動的靈氣,有些詫異,這動靜有點大了吧,說道:

“我記得宗主說過,修仙境界初始是煉氣期,然後是築基期、再然後是金丹期,第四個是元嬰期,元嬰之後化神期,我還在煉氣期中期,看來是追不上宗主了。”

整個宗門的人都知道宗主在突破。

但引發這種動靜的還是第一次見到,不少人並不知道這是靈氣,以為是武者修煉的玄氣或者勁氣。

唯有修仙者才知道。

時間慢慢流逝。

王五近距離的看著葉凡的身體發生變化,衣衫已經炸開,滿頭大汗、似乎精神上的痛苦更加嚴重一些。

大片藥田上的靈藥、靈樹飄盪出大量的青色物質、那都是生命力。

雖然有些藥效對於葉凡來說冇多大用處,但量大,不斷催促他的身體發生變化。

“化金丹,結元嬰,靈魂出竅!”

這個過程是痛苦的。

元嬰的誕生是一個靈魂的縮影,識海中出現了一個金色光芒的小小葉凡,此為元嬰,縮小版的葉凡。

淡淡的金光,不斷吸收來自四麵八方的藥效以及靈氣,揮舞著各種詭異的劍法。

連接著四肢百骸、七經八脈、身體的每一寸皮膚、每一個細胞。

所有的一切都在發生變化。

丹田變得越來越龐大、精神識海增加了數倍,神識汪洋,一望無際。

移動精神識海上的小小葉凡進入丹田,催動丹田,瘋狂的吸收靈氣,轉化真氣。

嗖!

葉凡的身影快速衝上天際。

消失在所有人的視野中。

大家紛紛看向天空,好一會兒。

一道強勢的劍光直逼寰宇,天空彷彿出現了詭異的變化,一道紫色雷電轟擊在劍光上。

“誅仙劍式第五式——一劍神魔泣!”

驚世一劍,殺向遠方。

這一劍的強勢很多人都看不到,隻看到無儘劍光殺向遠方的天際。

掠過無儘天際。

甚至橫飛過南山宗上空,引起了幾個老怪物的注意,不由得看向天際。

一位老怪物衝出來。

“那是什麼?”

“什麼?前輩,你怎麼了?”

老怪物看向天際,那一道劍芒已經消失,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