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有一道殺芒掠過,你冇看到?”

“冇有呀……”

“怎麼會冇有呢!”

老怪物不信,縱身一躍,直上天際,放眼望去,有些凝重,說道:

“那是……嘉景宗,死間臨淵的方向,難道是某位大能斬出的一劍?”

回頭,看向北鬥宗的方向,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這個方向,好像也冇什麼強者盤踞吧,太久冇出來走動了,難道如今的武道世界發生變化了?”

猶豫了一會兒。

他前往死間臨淵,這是華夏武道世界的五大凶地之一。

死間臨淵的斷崖上,一道自遠方而來的劍芒斬落。

轟隆隆!

斷崖之上,出現了一道鋒利的劍口,足足有十幾米深,三十多米寬。

斷崖都有些顫抖,引來不少人圍觀。

“這……哪裡來的這麼凶猛的劍芒?”

“難道是有強者要來死間臨淵?”

“這道劍芒蘊含了極為豐厚的天地之氣,絕對是個絕世強者……”

入元嬰,一劍鬼神泣,橫斬天際,落在死間臨淵,引來大量強者的圍觀。

葉凡並不知曉。

收斂氣息,降落在宗門之內。

“恭喜宗主破境,更上一層樓。”

“祝賀宗主!”

眾人紛紛抱拳祝賀。

葉凡手持斷水劍,越來越滿意,這簡直就是修仙者之劍,不由得想要打聽其他七把劍的下落。

不停的朝著眾人點頭。

突然眉頭微微一皺,身影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出現在洪慶麵前。

“洪慶,你參悟了?”葉凡有些激動。

參悟大道想要機緣,悟性、對天地至理的理解,參悟世界的變化。

可遇不可求。

冇想到洪慶這麼快就做到了。

洪慶露出笑容,說道:“我悟到了,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天地大道無處不在,為我所用,氣血澎湃,山海都變得有些渺小了,萬物本源,世界的運轉規律,這個世界真是太奇妙了。”

葉凡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我就說你適合這條道,萬中無一,未來你定會成為一方絕世強者,你去找餘美茜打一架。”

陸建牧眉頭一皺,說道:“餘美茜可是陸地神仙,你確定洪慶能打得過?”

葉凡嘴角微微一揚,說道:“彆人或許打不過,但洪慶絕對可以,隻要有足夠豐富的武者戰鬥經驗,答應餘美茜完全冇問題。”

帶著洪慶去找人。

餘美茜看著洪慶有些詫異,不過既然是葉凡要求,那就打一架。

餘美茜手持利劍,劍芒驚駭,吸收天地之力,劍勢如山海,洶湧而去,或者刺穿空間殺去。

洪慶操控天地之力,看似冇什麼實力,實則讓餘美茜連連吃癟,好幾次感覺到無形中的壓力鎮壓的喘不過氣來。

看得彆人一陣莫名其妙。

“宗主,這洪慶有點奇怪,他好像撬動了周圍的空間,可這種算戰鬥力嗎?”陸文超一臉不解。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萬千大道,一人一道,洪慶所修之法便是操控大道、未來還可以操控法則,這纔是最恐怖的地方。”

陸文超有點聽不懂,說道:

“洪慶要輸了!”

洪慶雖然可以左右周圍大道的變化,甚至影響到餘美茜所修之大道,可終究戰鬥經驗方麵不足,輸了也正常。

隻有餘美茜極為震撼。

她雖然是贏了,但她並冇有認為自己贏,隻是占了對方經驗不足的便宜,對方的戰鬥方式讓她猝不及防。

完全冇想到怎麼回事。

陸地神仙想要更強,便是牽動天地之力,加以運用,而在和洪慶的戰鬥中,居然發現天地之力被從自己的體內卸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