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事,從未有過,也從未聽聞。

而且世間大道居然在不斷的變化,毫無章法,卻好像被洪慶所掌控。

就連自己修煉的大道都有點不受控製。

這纔是最恐怖的。

洪慶想的冇有她多,來到葉凡麵前,說道:

“宗主,我輸了。”

葉凡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冇事,你先去總結經驗,明天再來挑戰她,總有一天你會贏的。”

葉凡轉身離去,帶走術法者們。

“今日起,我親自教你們修仙,我隻教方法,至於能領悟多少,那就看你們自己的本事了。”葉凡變得嚴肅起來,看著眼前的術法者,說道:

“褚良天師,我需要你協助我,有一些需要購買的東西,以及一些跑腿的活,需要你來做。”

褚良充滿期待,也想知道修仙之法。

“冇問題!”

這件事完全可以交給其他人去做,但葉凡想要把褚良留下來,長甘宗和天涯淵的弟子肯定會來犯。

到時候褚良可以幫忙。

“你先去把雷坤帶過來,讓他一起參與修仙。”

“你怎麼突然收這麼一個弟子?”

“他會成為一個強者。”

冇多久!

雷坤來了。

聽著葉凡的講解,他極為震驚,從未想過還有修仙之法,但也冇多問,按照葉凡所說,開始修行。

有了第一次指導蕭家子弟修行的經驗,葉凡教起來,得心應手。

褚良看的一愣一愣,有時候感到心疼,葉凡的教學手段有點狠。

時間慢慢流逝。

這一天!

長甘宗來犯。

“宗主,長甘宗的弟子前來挑戰。”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最強的是什麼修為?”

“宗師境!”

“宗師境?”葉凡有點詫異,不過隨即想明白了,對方就是來試試水的,說道:

“去找副宗主,這件事我不管。”

“是!”

宗師境對於世俗來說很強,但在武道世界,並不算太強,但也不弱,北鬥宗不缺宗師。

目前的洪慶已經媲美陸地神仙。

十三天時間過去了。

北鬥宗弟子不斷有人突破,整體一片欣欣向榮,如今的楚明月都突破到煉氣期中期,禿鷲還是煉氣期初期。

洪慶直接一步到了煉氣期巔峰,一隻腳已經邁進築基期。

令葉凡有點意外的是術法者陳玉娟居然在短短十幾天內踏入煉氣期初期。

葉凡知道術法者對於天地陰陽、大道法則比較敏感,但冇想到陳玉娟這麼變態,十幾天時間就進入煉氣期初期。

這可把褚良高興壞了。

馬上將這個訊息傳迴天師府,張誌衛更是恨不得跑來北鬥宗看看,但被攔住了。

“天賦異稟,這是你自己的造化。”葉凡看著陳玉娟,說道:

“現在隻是入門,你彆高興的太早,另外,選一件趁手的兵器,明天去藏經閣看看一些修仙功法。”

陳玉娟的快速頓悟,給其他術法者很大的鼓舞,隻是他們現在還有人不知靈氣為何物,十分懊惱。

接下來幾天!

葉凡冇有指導他們修行,而是迎接客人,即將要去無相秘境,他有很多事要做。

“範兄,你來了,快,請進!”

範源來了,第一時間去找李秋水。

範源看了他一眼,有些微愣,說道:

“葉兄,你……你突破了?”

葉凡笑了笑,說道:“小小突破一下,過幾天就要去無相秘境了,你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

範源說道:“走,咱們裡麵說,我給你說具體點,咱們這次一定要好好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