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兄,無相秘境暫時去不了了。”範源有些無奈的說道。

“為什麼?”葉凡很詫異。

這屬於臨時變卦啊。

之前可不是這樣的,再過幾天就要出發,卻告訴我去不了了。

範源歎了口氣,說道:“據說前幾天九下宗的宗主開會,有人提議九下宗以下的宗門也可以參與到無相秘境行動中去,但有人反對。”

“你知道提出這個意見的人是誰嗎?”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是萬朝城的陳恒銘城主,根據我嘉景宗幾位參會的長老回來說,萬朝城城主想要你們北鬥宗可以直接參與到行動中去,所以提出這個意見,結果遭到南山宗、長甘宗、天涯淵、雲巢宗和雲蒼宗的反對,不過寧舊澗堅決擁護陳城主的意見,意見達不成一致,就拖延了。”

“目前計劃幾個月後再議這件事。”

葉凡有些發懵。

陳城主真有這麼好心?

未必!

這老狐狸心機深著呢,為了自己,葉凡不信。

“按照原計劃安排就好了呀,亂提什麼意見啊!”葉凡很鬱悶。

他早已有了打算,嘉景宗塞點人,寧舊澗塞點人,萬朝城塞點人,天師府那邊再幫點忙,一共也能進去六七十個,也算滿足了。

陳城主一個提議,把計劃都搞亂了。

範源也有些無奈,說道:“葉兄,不急於一時,我聽說你們北鬥宗最近一直關閉宗門潛心修煉,我可以參觀一下你們宗門嗎?”

“走,我帶你去瞧瞧。”

兩人蔘觀宗門。

“你這宗門的風格偏複古,地方也比較大,我去,葉兄,這不是從龍應台贏回來的寶物嗎?就這麼給他們用了?”

“本來就是輔助修行的靈藥,不給他們用,留著乾嘛啊?”

“葉兄,你真大方,在我們宗門,想要獲得修煉寶物,需要為宗門做出貢獻才行的,你們這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享受。”

葉凡笑了笑,說道:“我這不是迫切需要一批強者嘛,趕緊把修為提升上來纔是正事。”

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我還是有點不理解,陳恒銘這個提議真的是為了我北鬥宗?我怎麼越來越覺得不對勁呢。”

“當然不是!”

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

是程湘芸來了。

她有很長時間不來了。

和她一起出現的還有蒼龍,不過蒼龍並不打算和葉凡說話,走去自己的住處睡覺纔是王道。

葉凡看向傾城絕豔的程湘芸,在雪白的古裝下,美如畫,說道:

“你知道我們在說什麼?”

程湘芸嘴角一揚,說道:“你再說無相秘境的事,陳恒銘提議讓九下宗也參與進去,遭到其它宗門的反對,而你認為陳恒銘是為了讓你們北鬥宗進去,是這樣的嗎?”

葉凡說道:“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

程湘芸有幾分小得意,說道:“我也在現場,不過我們神龍組保持中立。”

“你在現場?”葉凡詫異了。

冇想到神龍組居然參與其中,果然身處大平台就還好呀。

“你怎麼看陳城主的行為?”

程湘芸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會議結束後,我跟寧舊澗的一位前輩聊了一下,她的想法跟我差不多,目前的北鬥宗得罪了三個九下宗,雖然和南山宗暫時達成和解,但還有長甘宗和天涯淵,我們一致認為,陳城主就是不想讓你進入無相秘境變得更強,現在滅掉北鬥宗是最佳時機,越往後拖延,越難滅。”

葉凡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說道:“你的意思是陳城主故意提出這個意見,他明知道那幾個宗門不會同意,藉此拖延進入秘境的時間,而讓長甘宗和天涯淵來攻打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