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湘芸點了點頭,說道:

“我們的猜測是這樣的,陳恒銘這老傢夥可不簡單,城府極深,你在萬朝城的表現太亮眼了,你一旦成長起來,會阻礙很多人的道,萬朝城有一位隱藏的年輕一代高手,即使是天才選拔賽也未曾出現。”

葉凡有些凝重起來,說道:

“最近,長甘宗和天涯淵一直都有人來騷擾我們,但都是一些弱者,這是什麼意思?”

程湘芸說道:“你之前的戰績太過於驚人,生擒地仙境蘇鳳,一般人可不敢來,派一些弱小的過來,你肯定不會親自動手,還能打探你們北鬥宗的資訊,最主要的是,一般能和你有一戰之力的都不喜歡呆在宗門,他們在等人。”

葉凡說道:“你的意思是,他們在等強者歸來,然後再滅我北鬥宗?”

“冇錯!”程湘芸點了點頭,說道:

“我再告訴你一個訊息,最近洪門和這兩個宗門走得很近,一旦這倆宗門聯手殺來,洪門必定參與,黑虎已經在內地武道世界,身處西北,名聲不小。”

北鬥宗處在武道世界的東南方向,和黑虎所在之地相距甚遠,他在那邊揚名,葉凡在這邊揚名。

但終究會相遇!

“北鬥宗宗主葉凡,出來迎戰!”

突然!

一道浩蕩的聲音出現,在空氣中不斷迴盪,連護宗大陣都被觸動,詭異的符文不停的閃爍。

一下子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葉凡自然也聽到了,抬頭看向天空,看到一襲綠色的古裝沾滿了鮮血,一張甜美的笑臉也沾血,一頭烏黑的長髮,開心的說道:

“師姐,你這是……嗯?”

話音未落。

看到遠方殺來三位強者,殺勢極強,手持利刃,明顯是衝著師姐來的。

所以說,師姐這一身是血,是身後那三人弄的?

“葉凡,你看個鬼啊,還不出來助我!”

林溫柔手握巨拳,拳勢滔滔,周圍的空氣似乎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空氣都要被捏爆,拳威浩蕩。

一拳凶猛殺去,呼嘯而去。

卻迎來兩道殺芒,殺芒淩厲而洶湧,一往無前,給人一種所向披靡的大勢。

“林溫柔,納命來!”

轟隆!

天空出現驚雷,連貫林溫柔的巨拳,拳勢變得更為驚人,這一拳足以摧毀一座大山,轟殺過去。

“啊……”

驚人的拳勢被兩道殺芒切碎。

林溫柔被擊飛,身上又多了兩道血口,血液不停的流,重重的砸進北鬥宗內。

轟隆巨響,砸出一個大坑!

葉凡麵色冷峻,大聲低吼,道:

“褚良,啟陣,殺敵!”

褚良雙手快速結印,當他看到這三人時,整個人呆住了,充滿震驚。

“天狗刀創始人——天狗道人;逆天魔吟的邪惡之人邪月;曾經傷過青衣劍神的黑匣子劍客。”

這三人都大有來頭,每個人都來曆都不凡。

褚良感覺腦殼青痛,都不是什麼好貨,修為都是仙人之境,觸不可及的絕世強者。

“葉宗主,你可知他們是什麼人?”

葉凡看了一眼,兩男一女,一人拿著彎彎的刀,一人渾身魔氣、一身紅衣亂舞,露出大白腿,卻帶著邪魅,似乎腦子出了點問題,還有一位斷了左腿和右手的男子,揹著一個黑匣子。

看到褚良的表情,似乎不太對,說道:“褚天師,你認識這三人?”

林溫柔爬起來了,渾身是血,臟兮兮的,盯著那三人,說道:

“媽蛋,居然追老孃到這裡,你們夠狠的,現在遇到我師弟,我看你們如何殺我,葉凡,準備殺了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