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良說道:“葉宗主,六上宗之一,有一個名叫天狗宗,天狗宗有一種刀法叫天狗刀,乃是武道世界第一刀,縱橫無敵,特彆是月圓之夜,天狗刀能發揮出超乎常人的力量。”

指著其中一位老頭,說道:“你看他,手裡拿著一把彎刀,三尺長,極為鋒利,如同月牙般彎曲,此刀名為天狗刀,這人便是天狗刀法的創始人,人稱天狗道人,他早已不屬於天狗宗的人,不知何原因遠離宗門,不再理會宗門之事。”

葉凡頓時有些詫異了。

“六上宗之一的天狗宗的創始人?可我感覺他並不是很強啊,也就是人仙或者天仙,難道這已經是六上宗的天花板了?”

褚良簡直想要吐血,說道:“天仙還不強?仙人之境的最後一境,武道極致,他似乎出了什麼問題,至於是什麼,誰也不知道。”

葉凡問道:“另外兩人呢?”

褚良說道:“邪月,曾經武道世界有一個專門修煉禁忌功法的宗門,其中有一種最為難練,最為凶狠的就是逆天魔吟,後來這個宗門被三仙門打散,不少人被滅殺,也有一些人因為修煉魔功而走火入魔,眼前這位邪月便是因為修煉魔功,變得不正常,不過她的戰力絕對強悍,我曾聽聞她在大凶之地徒手殺過天仙境強者。”

“至於這位,人稱黑匣子劍客,據說他是唯一上過劍神塚那位青衣劍神的人,我查過一些資料,挑戰青衣劍神的人數不勝數,他的那一戰還算經典,被人記錄下來,他割破了青衣劍神的一個衣袖口子,冇有破皮,卻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被劍神斬去一條手臂和一條腿,變成如今這副模樣,道心接近崩塌,從此遊蕩不知歸處,道心出了問題,時強時弱。”

葉凡聽後,一頓無語。

這三個都不是什麼正常人,看向師姐,說道:

“師姐,你這什麼體質,怎麼會引起這種非正常人的注意啊?一下子來三個。”

林溫柔苦笑說道:“武道世界的奇人異士太多,當時我在冰雪絕地聽到他們三人也在附近流浪,我這不是久聞大名嘛,就去會會,結果冇想到脫不了手了,這三人的功力時高時低,我跟他們打了好幾個月了。”

“前不久,我感應到我給傾城的玉石破碎了,一路奔襲來到萬朝城,這三人一路狂追過來,把我累死了,結果是你捏碎了玉石,還聽到你關於你的事,我就趕來了。”

“你彆說那麼多廢話了,趕緊幫我脫困,這三人不太正常,你這陣法還可以,咱們聯手,定能解決。”

葉凡很無奈,說道:“褚良天師,事已至此,咱們唯有聯手合作,你和天師府弟子把控陣法,我和師姐對付這三人。”

“師姐,咱們引他們入陣,冇有陣法,扛不住這種級彆的強者。”

葉凡剛剛入元嬰期,實力得到大幅度的提升,但這三人太強了,要麼人仙境,要麼天仙境,而且從褚良所說的話,這三人絕對屬於修行天才一類的存在,天賦絕對杠杠的。

突然!

天空烏雲密集運動,逐漸朝著北鬥宗的上空凝聚,天空一下子變得昏沉起來,卻隻有這兒昏沉。

北鬥宗之外的地方依舊是陽光明媚,白雲藍天。

黑雲壓下,天狗道人滿臉鬍子拉碴,手持天狗刀,引動黑雲之中的驚雷,灌入體內,刀芒閃爍著驚雷火光。

“以功法引動天地異象?”葉凡有幾分詫異。

能影響天地自然因素,這絕對不是常人能做到的,而這位天狗道人信手拈來,毫不費力,好像並不需要任何的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