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溫柔,這位是你的師弟?跟你一樣,冇有武者氣息,都得死!”

天狗道人不知為何,驟然間就瀰漫出恐怖的殺意,震懾而下,連同宗門之內的人都感覺到這窒息的殺意。

“師姐,你對他做了什麼?怎麼會有這麼濃烈的殺意?”葉凡拿出斷水劍,頓時劍氣激盪、無儘劍芒縱橫千裡,氣吞山河的大勢洶湧而出。

一下子引起了黑匣子劍客的注意,儘管隻有一手一腳,卻給人一種不容小覷的氣勢。

“越王八劍,斷水劍?”

黑匣子劍客雙眼大瞪,充滿貪婪,似乎看到了寶貝。

一道刀芒,引動雷電之力、黑雲碾壓而下,滾滾驚雷振奮,天狗道人揮刀,切割空氣,周圍空間似乎被撕碎。

橫掃過來,欲要斬向林溫柔。

這一刀強勢無匹,有一股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強勢。

陣法以極致的手段亮起,大量的封印不斷散發出璀璨的光芒,術法者個個都臉色蒼白,承受著來自恐怖刀芒的衝擊。

噗……

好幾位術法者撐不住,直接吐血。

就連褚良都難受至極,即將撐不住!

陣法已經出現裂縫,這一刀欲要擊碎陣法。

葉凡雙手結印,腳下一跺,一個巨大的陰陽圖快速出現,快速演化成八卦圖,瞬間和陣法相互照應。

陣法裂縫快速癒合,擋住了這凶猛的一刀。

葉凡能夠感覺到這一刀的強勢,抬頭看向天狗道人,說道:

“人仙境巔峰,不過這不是你的真實實力,你很強,但想要殺我們,你得入陣!”

林溫柔手持巨拳,說道:“他的巔峰在黑夜,有月光,他纔是最強的,那時候,他估計是天仙境,媽蛋,第一次時,我被揍得好慘,要不是跑得快,估計早就屍骨無存了。”

林溫柔的到來,引來三位怪人。

關於三位怪人的傳說,在武道世界都有流傳,世間奇人異士眾多,這三人算其中之三,隻是冇想到突然出現在這裡。

“這青衣女子是誰?為何會招來這三位傳說中的人物。”

“這種人物一般不會出現在這種地方,都是遊走在武道世界深處的各種凶地之內,為了追殺這女子,好生奇怪。”

“北鬥宗最近太囂張了,估計是報應,九下宗還冇殺來,引來這三位傳說中的人物。”

“……”

北鬥宗一直都是被人監視的對象之一。

特彆是九下宗的人賊喜歡監視北鬥宗的一舉一動,看到突然出現的三位怪人,不由得有些詫異起來,同時也有些激動。

宗門內的人也都擔心起來。

“天狗道人,魔宗邪月,還有黑匣子劍客,林師姐怎麼會招惹到這三人啊。”程湘芸麵色凝重,看著天空之上的三人。

一臉擔憂,這三人的傳說很多,也太強。

他認為葉凡和林溫柔很難抵抗這三人的攻擊。

馬上用秘法符籙聯絡上神龍組,將訊息傳過去,希望神龍組那邊伸以援手。

蒼龍也出來了,站在她的身旁。

“怎麼會有這三人來這兒?”

程湘芸說道:“林溫柔引來的,不知從哪個大凶之地引過來。”

蒼龍很嚴肅,說道:“這三人,隨便一人都可以滅了北鬥宗,引到這裡來,什麼心態啊。”

程湘芸很著急,說道:“咱們的想辦法幫他們。”

蒼龍搖了搖頭,有些懶散,說道:

“幫?我們不過是宗師,就算是陸地神仙在這和三位麵前都不夠看,我們如何幫?當炮灰,人家都不看一眼,趕緊安排北鬥宗弟子跑路吧,各自尋找新的安家之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