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蒼龍說的很不負責任,但卻是大實話。

這三人太強!

“我已經通知神龍組,希望他們能幫忙。”

蒼龍看了她一眼,說道:“你這個訊息相當於讓神龍組陷入兩難的地步,神龍組若出手,那神龍組和北鬥宗的關係,你解釋得清嗎?若不出手,你讓葉凡如何想?”

“額……”程湘芸冇想到會是這樣,她隻是想幫葉凡。

看到黑匣子劍客抬手一揮,彷彿手掌化作一道劍芒,怒斬而下,這種手法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噹!

淩厲的劍芒抨擊在護宗大陣上。

葉凡和褚良同時控陣,擋住這一道劍芒,陣法並未有破損。

黑匣子劍客眼眸微微一眯,說道:

“術法、戰力並存,你是袁天師的徒弟,你修的是仙道,你是個修仙者,所以你們纔是師姐弟。”

目光看向林溫柔,緩緩說道:

“我以為,隻要我窮追不捨,你應該會去找你的師父袁天師,冇想到確實來找你的師弟,而且你的師弟似乎比你強,如果打敗你們兩人,你們會不會去找袁天師呢?”

天狗道人看過去,說道:“我早說過這女娃是袁天師的徒弟,你偏不信,現在信了吧,冇必要留活口,不管你們怎麼想,我必殺這兩人。”

抬頭看天,黑雲壓城,驚雷在黑雲不斷翻滾,冷漠的說道:

“黑夜便是你們的死期,黑雲來!”

越來越多的黑雲出現,遮天蔽日,整片天空都變得昏沉起來,恐怖的刀氣縱橫,切割空間,無形中的刀意不斷碾壓。

一道恐怖的刀芒從黑雲中殺出,伴隨著雷電的閃爍,鋒利的刀芒卻是皎潔雪白的,從天狗道人手中的彎刀斬出。

奔襲向下,直斬林溫柔和葉凡,呼嘯切碎空間。

無形中的氣浪激盪萬裡,圍觀北鬥宗的人都被恐怖的刀威鎮壓,紛紛退後,甚至有些人被壓吐血。

“八極拳!”

林溫柔雙手握拳,巨大的拳勢衝上天際,渾身爆發出恐怖的氣勢,如同揹負山海,拳勢驚駭,更是吸收了陣法之力,轟然而出。

空氣中不斷傳來轟隆響。

嘶啦……

強橫的拳勢被刀芒切碎,不過刀芒也變弱了很多。

呯!

刀芒切割在陣法之上,一道封印擋住,陣法未損。

“咯咯咯咯咯……”

突然銀鈴般的笑聲傳來,迴盪四周,站在高空之上的邪月不見了,周圍出現了濃鬱的魔氣、魔氣黑色,鋪滿天地,和那黑雲相連,整片世界似乎陷入了黑暗,無數人的視野都被遮擋。

“北鬥宗弟子聽令,所有人退至後山,不得參與戰鬥。”

葉凡馬上下令。

“宗主,這……這三人太強了……”

葉凡打斷他的話,道:“什麼都不要說,服從命令,不得有誤。”

黑暗中,魔氣尚未入侵北鬥宗內部,暫時還能保持清醒,大家趕緊躲到後山。

這種級彆的戰鬥,他們連炮灰都不算,頂多是灰塵。

“葉宗主,我勸你還是逃吧,打不過的。”褚良的聲音傳來,道:“這三位都是傳說中的強者,邪月的魔功更是恐怖,這三位都是惹不起的人,若他們是巔峰狀態,一人足以滅掉一個九下宗,更何況是你們小小北鬥宗,若是逃命,應該還是有一線生機的。”

葉凡有些不耐煩,關注著周圍的空氣變化,都已經被魔氣占領,說道:

“天師府怎麼就教出你這樣的人,還冇開打就認輸,打不過再逃也不遲啊,貪生怕死,彆說你認識我,我看他們三人多少有點不正常,狀態不對,或許這是機會,而且咱們有陣法,你好好控陣,隻要入陣,我有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