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臥槽,簡直太瘋狂了,林瘋狗被裝進棺材,送到林家大院,這對林家的侮辱性極強。”

“林家二少是個瘋狂之人,人稱林瘋狗,終究瘋狗被咬了。”

“據說林二少徹底廢了,估計活不下來了,這麼大的事,林家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知道是誰做的嗎?”

“不管是誰,林家都不會放過的。”

“我有一些小道訊息,不知真假,據說這是城北區的霍家做的,具體為什麼,不清楚。”

“你們還記得嗎?林耀北去過天醫館鬨事,會不會是被天醫館的葉凡打的?”

“不至於吧?那個葉凡醫術確實不錯,人品差了點,但也不至於把林二少打殘吧,畢竟是林家,他一個毫無背景的醫生怎麼敢這麼做。”

……

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網上都沸騰了。

無數人震驚了。

特彆是是一些大家族是得到內部訊息了。

劉家便是其中一個。

躺在床上的劉永順猛然坐起來,掛斷了電話,放在床頭櫃,眼神有些失神。

旁邊的婦人也坐起來,看著他,道:

“怎麼了?突然坐起來,嚇死人啊!”

劉永順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劉誌輝雖然人躺在醫院,但至少四肢健全,經過治療還可以恢複,應該感覺到慶幸。”

“一直以為霍天南上岸了,不會再利用道上的關係,冇想到他在道上依舊是一呼百應,這般強勢,看來之前的計劃需要完善一下。”

婦人聽得一臉懵,道:“你到底是在說什麼?”

劉永順說道:“林家林耀北被霍天南乾了,整個人直接乾廢了,這輩子隻能在床上度過了,連賀家神醫賀城坤都出動了,還是無濟於事。”

婦人震驚,抓住他的手臂,道:

“什麼?你說霍天南把林耀北給打了?賀城坤都救不了?這……”

除卻劉家這樣的大家族,下麵一些二流家族也都聽到了風聲。

心有餘悸!

彆看三大家族,霍家似乎排在最後,但其他兩個家族都對他有所忌憚。

就是因為霍家有特殊背景。

霍天南在天醫館,看著老婆孩子,他就躺在旁邊的病床上,看著新聞,網上的那些言論,他都看到了。

“姐夫,林家會不會報警啊?”

霍天南滿不在乎,說道:

“報警確實是個辦法,但林家不會讓警察插手的,而且警察也關不住我,他們是知道的,所以他們會自己想辦法,做到他們想要的結果。”

“永朝啊,接下來,咱們霍家和林家將會發生一場大戰,你彆亂跑,冇事多來這裡陪陪你姐,明天我給你弄來幾根電棍,要是林家人再來,你不要怕,出了事,姐夫給你擔著。”

次日!

高雅溪和王晴來到醫館,看到醫館一片狼藉。

兩人昨天下班回去,早早就睡了,還冇看新聞,並不知道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這是怎麼回事?”

王晴滿臉驚愕,急忙跑進裡麵。

高雅溪也急忙進去。

兩人被徹底震驚了。

病人都被打了,二次受傷。

經過詢問,得知昨晚發生的一切。

急忙上網,逐步瞭解事件。

震驚不已。

一夜之間,發生了這麼多大事。

很快,工人到了。

對醫館進行處理,重新裝修。

葉凡和工人一塊到的。

“葉凡,你冇事吧?”王晴關切的跑過去,上下打量。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

“我能有啥事,你在這兒監工,我去看看病人。”

走進病房,對先有病人一一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