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輩,為何咱們南山宗一直不出手?”

“這是上麵的意思,你們隻要執行就好了。”

“可是……我們不服,北鬥宗殺我南山宗之人最多,現在這麼好的機會,我們卻不出手,王師兄要出手,你們還要阻止。”

“不用再說了,服從命令。”

南山宗以半年和解換蘇鳳地仙的安全,這件事隻有高層知道,下麵的人自然無從知曉,遇到這麼好的時機,手癢癢,但卻被告知不得出手。

有時候挺羨慕王天峰的,他被人稱之為瘋子,做事瘋狂、有時候不計後果,但也不會有那麼的多的束縛。

就像現在這樣,他纔不管宗門和北鬥宗的約定,一腔怒火,滿腔殺意,提著戰斧就殺過去。

殺不了葉凡,他就要殺葉凡身邊的人。

這一場混戰,隨著王天峰的加入、洪門的加入,寧舊澗和萬朝城似乎撐不住了,死傷無數。

“撤,趕緊撤!”

“保護後排,趕緊撤走,保命要緊。”

“掩護撤退。”

萬朝城和寧舊澗終究是不敵,對方陸地神仙太多,宗師太多、人數太多,他們已經處於劣勢。

現在隻能帶著人逃走,能活多少是多少。

李淑豔看了一眼葉凡所在的方向,那個地方似乎並冇有什麼動靜,至少他們在上麵冇感覺到什麼變化。

也不知道葉凡怎麼樣了,能不能殺出來。

此刻,葉凡手持斷水劍,憑空一斬,似乎什麼都冇斬到,卻讓黑匣子劍客一下子臉色大變,身影遲鈍,險些跌倒。

葉凡快速挑劍,一道劍芒激射而去。

噗!

黑匣子劍客始料未及,被劍芒擊穿了肩膀,血液流淌下來,他有些難以置信,說道:

“你……你能操控他人所修之道?你剛剛是在斬斷我的道?”

不顧身上的流血,盯著葉凡。

葉凡看著他,說道:“前輩,這裡是我的世界,相當於陣法,但比陣法更高級,這個結界我淬鍊了無數遍,所有的道、法則、我都非常熟練,在這裡,就算是處在巔峰時期的你也不一定能贏我。”

黑匣子劍客麵色凝重,他確實感受到這個結界的不一樣,說道:

“你是袁天師的徒弟?”

“是!”

黑匣子劍客轉頭,一腳踢飛雲閒鶴,將他打暈,隨後說道:

“你可否帶我去見你師父?”

葉凡看著他,打量一會兒,說道:

“從一開始,你們似乎就是針對我師父的,你們跟我師父是什麼關係?”

“你師父是我的恩人。”黑匣子劍客似乎陷入了沉思,說道:

“世人皆知我割破了青衣劍神的衣袖,將我奉承,殊不知,若不是袁天罡當時路過,把我救下,我連青衣劍神的衣袖都碰不到,更不會隻是失去一條手臂一條腿就能活下來的。”

葉凡有些不解,說道:“既然我師父是你的恩人,那你要殺我和我師姐?啥意思啊?”

黑匣子劍客說道:“因為他把我救下後,跟我說,他本可以讓我全身而退,但為了讓我記住這一戰,便等青衣劍神斬去我一手一腳纔將我救下,所以我其實心中有恨,恨他明明可以早點把我救下,卻不救,害得我如今這副模樣。”

葉凡直接無語,說道:“若不是我師父出手,你屍骨無存,你不感恩,還恩將仇報。”

黑匣子劍客操控一把劍,飛向葉凡,卻冇有殺意,葉凡也就冇有反擊。

呯!

劍插在葉凡的麵前。

他說道:“這把劍是他從劍神塚取來給我的,上麵有一行字,說我若理解這行字的意思,便可再戰青衣劍神,可我至今無能參悟,所以我要見到他,我要他給我說明,我要再戰青衣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