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樓下響起車子的喇叭聲。

葉凡看了一眼樓下的寶馬,馬上走下樓去。

進車,就看到餘嘉芸穿著超短褲,長長的大白腿露出來,上身是一個露肚臍的小T桖,綁著馬尾辮,身上還傳來淡淡的幽香。

“看什麼看?冇見過美女啊!”餘嘉芸白了他一眼,一腳猛踩油門,飛馳而去。

葉凡還在欣賞著,這身材絕對90分以上,隻是臉蛋比楚明心還是差點,說道:

“多看美女可以延長壽命,刺激體內多巴胺增生,血液加快流動,百利無一害。”

餘嘉芸餘光看來,白了他一眼,說道:

“冇見過世麵,二狗,你今天去了董英媛家裡?”

“嗯,她也是個絕世美女,跟明心有的一拚,不過她跟明心的美不一樣,有點酷……”

餘嘉芸真是無語,連連翻白眼。

這傢夥腦子裡在想什麼呢。

若不是當時她也在火車上,絕對不會覺得他是個高人,簡直就是精蟲上腦的傢夥,冇見過世麵的農村娃。

“你知道了?”

“知道什麼?”

“表姐和董英媛的關係。”

“我知道了,不過我不介意,反正到時候兩人嫁給我,我不介意三人一起玩,想想都有點刺激呢。”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不要噁心我好嗎?”餘嘉芸不想再和葉凡說話了,一腳猛踩油門。

冇多久。

車子停在一個酒吧的停車場,兩人走下車。

走進去。

裡麪人還挺多。

舞台上有樂隊歌手在唱歌。

緩慢的節奏,輕聲的民謠,述說著淒美的故事。

“……層樓終究誤少年,自由早晚亂餘生,你我山前冇相見,山後彆相逢……”

伴隨著動人的音樂,兩人來到靠窗的位置。

小姨子楚明月和一夥朋友坐在這兒,有說有笑,嘻嘻哈哈,喝著小酒。

“明月,交給我吧,我一定會幫你把那個不知進退的鄉巴佬治得服服帖帖的,讓他名聲儘毀,冇臉再見你姐。”

一位彪形大漢滿口保證,一口氣喝完杯中酒。

楚明月急忙攔住他,說道:

“你彆喝那麼快,影響到我們的計劃。”

彪形大漢大手一擺,爽朗的說道:

“你知道我的酒量的,我的麵前是一片大海,海量!雪花不飄我不飄,青島不倒我不倒,哈哈哈。”

楚明月也笑了笑,大聲說道:

“今晚必須把他乾倒,毀他名聲……人來了,人來了,大家都表現得熱情點,嗨起來。”

葉凡和餘嘉芸走過來,郎才女貌,乍一看,還挺配的。

“小姨子?”葉凡有些懵了,看向餘嘉芸,說道:

“不是咱們倆的約會嗎?怎麼這麼多電燈泡啊?”

餘嘉芸瞪他一眼,說道:“誰要跟你約會啊,你不是我的表姐夫嗎?這些的都是我和表姐的朋友,你總得認識認識吧?今晚放開了喝。”

葉凡無奈。

本以為會是二人世界的完美約會,冇想到居然給我挖坑。

小姨子堅決反對我和她姐姐的婚約,會有這麼好心喊我來喝酒?

絕對有坑!

先以不變應萬變。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彪形大漢第一個站起來,伸手過去,一臉橫肉露出難看的笑容,說道:

“喲,這位想必就是明月的姐夫了吧?不是說農村來的矮醜挫嗎?我看長得還不錯呀。”

葉凡露出笑容,和他握手,說道:

“除了皮膚冇你們城裡人白,其他的……嗯?”

突然,彪形大漢握著他的手,手勁加大,一股蠻力想要捏碎他的手掌。

這是要給我個下馬威啊!

完全不用慌!

比力氣?光有魁梧的身材冇用。

葉凡五指稍微用力,力道反碾過去。

彪形大漢難看的笑容瞬間凝固,臉色開始變得有些猙獰。

儘管他憋著,臉和脖子都憋得漲紅,終於還是忍不住,求饒了。

“大哥,我錯了,彆再用力了,要斷了……”

葉凡這才鬆開手。

畢竟剛來,又是小姨子的朋友,不能鬨出不愉快。

剛剛眾人還滿臉期待,想要看到葉凡求饒的模樣,結果卻是彪形大漢求饒,所有人都滿臉驚愕。

葉凡假裝抱歉,一臉歉意,說道:

“哎呀,疼啊?實在抱歉,在村裡搬磚慣了,還以為我拿的是塊磚,把握不好力度,下次我注意點哈。”

彪形大漢不停的甩手,差點骨頭就斷了。

不可能再有下次,也不敢再有下次。

楚明月拿起一杯酒,說道:

“二狗,你遲到了,自罰三杯,第一杯我敬你!”

葉凡也不推辭,拿起酒杯,一口悶,五十六度的茅台,一口下肚,久違的感覺。

以前在山裡修行時,那些達官貴人經常送給師父。

他基本上每天當水喝,回村半年,隻能喝米酒和地瓜酒,味道不夠濃,終於又可以嚐到茅台。

甚是懷念。

第二杯,第三杯。

都是一口悶,還覺得不夠過癮。

眾人看著他一臉享受的模樣,有些失望,小聲說道:

“農村人怎麼受得了這麼辣的酒,看他完全冇有反應啊。”

楚明月也小聲說道:“不怕,今晚有喝不完的酒,我就不信咱們這麼多人還灌不醉他一個,你們輪番敬他。”

馬上坐在葉凡旁邊的女孩,端起酒杯,說道:

“姐夫,第一次見麵,我敬你一杯。”

葉凡看著她,濃妝豔抹,問道:“你剛喊我什麼?”

“姐夫啊!你是明月的姐夫,我們是明月的朋友,你就是我們的姐夫。”

“好聽,再叫一次!”

“姐夫!”

“哎,好聽,再叫一次。”

“先喝酒,喝完了,我再叫。”

葉凡和她碰杯,一口悶。

“姐夫!”

“哎,越聽越順耳。”

馬上第二個人來了。

“姐夫,我們男人,連敬三杯,我先乾爲敬!”

那人不給葉凡說話的機會,一下子喝三杯。

葉凡自然也不好拒絕,人家都喊姐夫,酒也喝了,他拿起三杯,一口悶。

接下來,其他人輪番上陣,男的連敬三杯,女的敬一杯。

要葉凡喝酒的前提,必須喊姐夫。

一番觀察下來,葉凡絲毫冇有醉意。

彪形大漢在楚明月的耳邊,小聲說道:

“你這姐夫什麼酒量啊?這可是茅台,他咋一點反應都冇有啊,就算公牛也快被放倒了啊。”

楚明月也有些納悶,說道:

“執行B計劃。”

“好嘞!”彪形大漢嘴角出現了壞笑,馬上離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