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打算讓所有人都參與到修仙的行動中來。

親自指導眾人修仙,楚明月、禿鷲等人都是老師。

時間又過去了兩個月。

一座座嶄新的大樓拔地而起,已經有不少大樓竣工,並且直接入住。

距離大戰已經過去三個月。

長甘宗、天涯淵兩個宗門時刻提防著北鬥宗,監視著北鬥宗的一舉一動。

他們以為葉凡會很快對他們進行報複,冇想到時間過去了三個月,葉凡冇有絲毫行動。

“這不像是葉凡的風格,我聽說他可是有仇必報,這都過去三個月了,他一點反應都冇有,不太正常。”

說話的是魏楚,摸著下巴,來回踱步。

一名中年男子說道:“咱們可是九下宗之一,葉凡雖然很強,但咱們宗門也有與之匹敵的強者,他若敢來,絕對讓他有來無回,一個月前,董前輩也被召回了,就是專門等葉凡前來,”

魏楚坐下,喝一口茶,說道:

“黑匣子劍客和邪月還在北鬥宗嗎?”

“離開了,區區一個北鬥宗怎麼可能留得下這兩位傳說中的大人物,不過葉凡居然擊敗了邪月,他到底有多強?難道是天仙境?”

“不可能!”魏楚立馬否認,說道:

“魔女邪月狀態不對,而且使出逆天魔刀,她展現出來的實力恐怕也就是地仙境巔峰而已,被葉凡僥倖獲勝。”

“至於黑匣子劍客,不知道兩人談了什麼,似乎並冇有發生激戰,不過很明顯,葉凡根本不是黑匣子劍客的對手。”

他們在分析北鬥宗、分析葉凡的情況、

不僅是天涯淵,長甘宗也在分析,連南山宗也在分析。

南山宗最近已經擬定一個方案,就等著葉凡前來興師問罪,卻遲遲等不到葉凡的到來,有些疑惑。

“難道葉凡不打算追究峰兒的事?”

“咱們約戰休戰半年,峰兒太沖動了,公然違背約定,如果北鬥宗公佈出去,會對咱們南山宗的信譽有所影響,隻是現在葉凡並未公佈,也冇有找來,他這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啊。”

“不知道,總之我們做好準備,明老也已經回到宗門,一旦談不攏,還有明老,還有其他方案備著,就等他來。”

————————

幾乎每個人都對北鬥宗做了相應的工作。

而北鬥宗似乎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重建家園。

葉凡以修仙之法幫助陸文超和邁克森·尼克斯、司羅三位宗師突破到入道境,三人興奮極了。

葉凡讓他們從今往後,以修仙者的境界劃分,三人相當於修仙境界的築基期。

經過那場大戰,能活下來的都是精英,經過三個月的訓練、不少人已經成功踏入修仙之路。

葉凡自己的修為也得到了鞏固。

蕭景天、簫柔、武建華等人也紛紛踏上宗師境,也就是修仙境界的煉氣期。

葉凡來到後山,看到邪月和黑匣子劍客兩人正在喝茶論道,馬上加入。

兩人對於修仙之法也頗感興趣,葉凡也給他們解答了很多相關的疑惑,進行各種修仙者技能的展示。

他們越來越有興趣。

“邪月前輩,我已經想到了控製魔性的方法。”葉凡拿出一本修仙功法,遞給她,說道:

“我並不認為你的功法是魔功,我認為功法不分魔與正,主要在使用它的人,你隻是還不能徹底的掌控它,被它操控你而已。”

“這是來自佛門的古老修仙之法,你可以試試,應該是有幫助的。”

邪月接過,很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