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我所做之事,跟你們神龍組無關,我想問一下,你們有冇有九下宗的這種圖?或者更詳細一些的。”

傅河拿出一本小冊子,放在桌上,說道:

“這是南山宗的一些強者以及關鍵人物資料,哎呀,太久了,該更新了,這個冇什麼用了,葉前輩,等會你幫我也扔了吧。”

葉凡直接拿過來,說道:“還有呢?長甘宗和天涯淵的,風霜山莊也行……”

傅河說道:“湘芸,送客!”

葉凡和林溫柔被趕出來了。

“傻了吧,被趕出來了吧。”林溫柔笑了。

葉凡苦笑,說道:“總比你好,坐在那兒,也不知道幫我說說話,咱們多了幾個九下宗的關鍵資料,到時候辦事方便多了。”

程湘芸看著兩人,說道:“洪門不隻有一個總部,他跟宗門不一樣,宗門隻有一個,但洪門在不少地方設立分部,給你的隻是總部的平麵圖,旁邊還有一些說明分部的位置,但冇有圖紙。”

停頓了一會兒,說道:“另外我提醒你一下,洪門已經有不少人來到內地武道界,你小心點。”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湘芸,你回去吧,我就去逛逛。”

“你們走吧,我看著你們走。”

林溫柔的眼珠子不停的來回看兩人,道:“你們倆怎麼感覺像是熱戀中的情侶戀戀不捨的樣子啊,葉凡,老實說,你是不是喜歡她?”

葉凡直接拉著師姐走。

踩著月光,兩人很快消失。

程湘芸準備回去,碰到傅河走出來,有點著急,朝前張望。

“他們走了?”

“嗯,剛走。”

“剛剛得到一個訊息,葉凡的未婚妻在東南亞遇到了點情況,本想給他說一下的,既然已經走了,那就算了。”

程湘芸思索了一會兒,說道:“冇有人處理嗎?”

“我聯絡那邊的人去處理。”

“要不……我親自跑一趟吧,我跟她見過麵。”

“你……”傅河看著她,有點詫異,不過還是點了點頭,說道:“讓陸瑤跟你一塊去吧,注意安全,東南亞那邊的巫術盛行,彆著道了。”

“我明白!”

話說,葉凡和林溫柔化作閃電,速度極快,朝著西北方向奔去,儘量避開一些宗門領地,走一些比較邊緣之地。

不過萬朝城是避不開的,若是想繞開,會多走很長的路程。

踏入萬朝城。

兩人儘量不讓人發現,已經挑選人少的地方走。

就快要出城時,還是被人攔下了。

來人是城主陳恒銘。

“葉宗主,怎麼剛到就走了啊。”陳恒銘走過來,麵帶笑容,道:

“來到我萬朝城,那就是我的地盤,也不跟我打聲招呼,這是看不起哥哥我唄。”

葉凡露出笑容,抱拳說道:“陳城主說的哪裡話,我這是不想麻煩城主,三個月前,萬朝城鼎力相助,我豈會看不起呢,我就是有點急事,路過此地,又不想打擾。”

陳城主看了看他們前進的方向,說道:“前麵有兩條路,一條通往天涯淵,一條通往洪門總部,你們要走哪條?”

葉凡說道:“這條也可以去寧舊澗,你怎麼不說寧舊澗呢?”

陳城主笑了笑,說道:“這個時候,你們去寧舊澗做什麼,你們應該是去報仇的吧?隻能去這兩個地方。”

“葉宗主,你彆誤會,我攔下你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守衛看到你們了,給我彙報,我就來跟你們打個招呼,如果有需要,我也可以提供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