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賭注風險有點大,你就不怕輸?”

陳城主指著旁邊的閣樓,意示他們走進去,同時也讓人處理現場。

三人走進去。

來到一個房間,關上房門,陳城主親自沏茶,嘴裡說道:

“葉宗主,實不相瞞,你在天才選拔賽的表現實在驚人,而你又是法武雙修,術法和武力值那麼強,六上宗的人也看好你,我相信他們的眼光,更相信你的實力。”

“賭注就會有風險,就像修行一樣,想要得到機緣,必須前往凶地,機遇和風險是如影隨形的,儘管你們北鬥宗現在還是很難,但我相信你們能度過的。”

葉凡喝一口茶,說道:

“陳城主,既然你都說到這份上了,那我有一個問題想請教一下。”

“你說!”

“我聽說三個月前,九下宗就無相秘境的行動召開會議,你提議讓九下宗以下的宗門也參與進來,遭到拒絕,導致這個行動延後,你怎麼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呢?”

陳城主思索了一會兒,說道:“葉宗主,是不是有人跟你說了我的壞話,我承認,我人緣不是很好,但我提出這個意見,那是為了武道世界的良性發展,下麵的宗門也應該權利淘寶,我隻是想創造一個相對公平的條件。”

葉凡看著他的表情,如此虔誠,隻字不提北鬥宗。

自己也不好主動提出來。

“陳城主,或許你是為了武道世界的發展,但這個世界本來就不是公平的,有些人生下來就是富二代,有些人生下來就是農民,先天條件就不公平,你創造這個冇有意義。”

陳城主喝一口茶,說道:“儘人事聽天命吧,我隻是做了我想做的,至於能不能改變,那就看天意了。”

葉凡覺得這人說話太圓滑了,滴水不漏,再談下去也冇意義,起身,說道:

“陳城主,我們該走了。”

陳城主站起來,說道:“你們在這裡殺了洪門的人,我萬朝城跟洪門已經成為對立麵,既然你們是去洪門的,那我們也要參與,我再加點賭注。”

轉頭,看向側邊的房間,喊道:“林希月,出來吧。”

咿呀!

房門推開,一位妙齡少女走出來,穿著紫色的衣服,空氣劉海,順柔的長髮披肩,手持一把劍。

精緻的臉頰有點嬰兒肥,肉肉的,很可愛,還有兩個淺淺的小酒窩,看著葉凡和林溫柔,露出可愛的虎牙。

邁著輕快的步伐走過來,伸手,道:

“你們好,我叫林希月,陳城主是我舅舅。”

葉凡看著眼前這個女孩,雖說冇有楚明心那種漂亮、冇有秦傾城那般性感,但有幾分清純,卻不是師姐這種甜美。

給人看起來就像是個思想單純、有點肉肉的女孩子,穿上校服,絕對可以扮演高中生,青春靚麗。

“葉凡,擦一下口水……”林溫柔山前一步,順道說了一嘴,弄得葉凡有點尷尬,急忙擦了擦嘴角,並冇有口水。

師姐已經和林希月聊上了。

葉凡急忙走上去,說道:“我叫葉凡,北鬥宗的。”

林希月露出可愛的虎牙,說道:“我一直聽說葉宗主的事,法武雙修、戰力超群、碾壓一眾同齡人,生擒地仙境蘇鳳,一劍敗五位陸地神仙,你的故事,如雷貫耳,冇想到你這麼年輕。”

葉凡嘴角有點小得意,說道:“哎呀,我的光輝事蹟都被你記著呢。”

目光看向陳城主,話鋒一轉,道:

“陳城主,你這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