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城主笑了笑,說道:“你覺得她怎麼樣?”

葉凡又看了一眼,說道:“她……挺可愛的,長的嘛,還不錯……”

陳城主馬上說道:“我說的是她的修為,你有未婚妻了,而且我聽說你跟寧舊澗的一個女子似乎已經有確定關係,我這外甥女就算了,如果你冇有未婚妻,我倒是挺樂意撮合你們的。”

葉凡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入道境中期,在同輩中已經算強的了,我記得九下宗的大部分年輕一輩傑出弟子都是入道境初期,比不上你外甥女。”

陳城主笑了笑,說道:“據我所知,不少人經曆了萬朝城的天才選拔賽,回去之後修為得到了突破,王瘋子、韓哲聖、萬天工、李秋水在三個月前,北鬥宗那一戰回去之後也突破了,還有嘉景宗的範源,這些人基本都已經達到入道境中期,不愧是年輕一代的佼佼者,後生可畏啊。”

“……”葉凡有些懵。

冇想到這些人的進步這麼快,果然天賦異稟。

看向林希月,說道:“天才選拔賽,她冇有出現,現在讓她出來,什麼意思?”

陳城主說道:“她是我們的萬朝城年輕一代,天賦最好的弟子,一直被我們秘密培養,現在是時候出去走走了,我希望從你身邊開始,讓她跟你們一起去洪門吧。”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你不怕夭折?”

“雖然希月的戰鬥經驗冇有那麼豐富,但她也不弱,我們總不能一直帶在身邊,她需要外麵的世界。”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那就走吧!”

兩人轉身走出去。

陳城主看著外甥女,說道:“希月,葉宗主是個強大的武者,你在他身邊好好學習,如果遇到生死危機,及時呼救,舅舅定會去救你。”

“我知道了,舅舅!”林希月看了一眼已經走遠的葉凡兩人,說道:

“我得走了,不然跟不上了。”

趕緊跑過去。

陳城主看著三人離開的背影,久久不語。

突然,旁邊的房間出來兩個人。

分彆是二弟羊元正和三妹石善芳,看向遠去的三道背影。

“大哥,希月心思單純,會不會被髮現啊?”三妹有些擔心。

陳城主說道:“冇有人比希月更合適了,她的學習天賦無人能敵,過目不忘,隻要看到葉凡修行,定能記下,也正是因為她心思單純,心無雜念,才能做到這一點,不會引起葉凡的懷疑。”

羊元正還是有些擔心,說道:“我看著葉凡有城府、有心機,我還是擔心希月被騙。”

陳城主擺了擺手,坐下,喝一口茶,說道:

“希月的背後是我們萬朝城,葉凡想要對希月做什麼之前,難道他不會掂量自己嗎?如今他已經得罪了三個九下宗,他自然是不願意再和咱們萬朝城為敵,再說了,三個月前,咱們那可是實打實的幫他,他不至於那麼狼心狗肺吧。”

東邊朝陽升起,天亮了。

葉凡三人依舊在趕路,武道世界的版圖太大了,即使身為修行者的他們一夜仍未到達洪門總部。

路過一條江邊,他們打算停下,找點吃的。

這裡是一片叢林,冇有小鎮、冇有客棧酒樓、葉凡釋放修仙者神識,快速找到了野雞和鳥,一道細細的劍芒便可殺死。

直接開烤。

林希月對於這種吃法,似乎很新奇,還時不時在問衛生嗎?能吃嗎?

葉凡拿出孜然粉、胡椒粉等好幾種燒烤了,撒上去,直接咬了一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