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付了錢,吃著板栗,葉凡走去了。

來到這邊,人不多,零零散散,一下子看到了四個棺材店。

“老闆,你這有多少個現成的棺材啊?”

一位五十多歲的男人走出來,說道:“靚仔,我這的棺材都是定製的,你的提前一天預訂,畢竟每個人的要求不一樣,這裡麵有樣本,還有模型,不過還冇有雕刻圖案。”

帶著葉凡走進裡麵,一個大大的院子擺放不少棺材。

葉凡說道:“棺材還能雕刻圖案?什麼都可以嗎?”

老闆說道:“這也是一門手藝,現在人要求越來越高,不過一般的圖案,我們都可以雕刻,隻是價格方麵……”

葉凡拿出一張卡,說道:“價格方麵不用擔心,我的要求不高,你就給我寫幾個字。”

“什麼字?”

“見棺躺好,送你上西天——北鬥宗致!”

“還有呢?”

“冇了。”

“冇了?就這幾個字?”

“是的。”

“包送還是你自己來取?”

“幫我送吧。”

“行,送哪裡?”

“洪門總部,明天就要。”

“什麼?靚仔,你說送哪兒?”

“洪門總部,你送不送?”

老闆直接不敢說話了。

洪門可是這附近最紅的宗門,發展潛力極大,速度極快,通過各種手段吞併周邊的小宗門,巴結九下宗。

逐漸成為一個大宗門,大家基本都是繞道而走,儘量和洪門的人打交道,除了做生意。

“靚仔,你可知明天洪門有大事發生?據說是一位大人物辦事,你送棺材去?”

葉凡早就料到了,說道:“我也是去祝賀的,棺材便是我的賀禮,你要是不敢送,我去隔壁那家問問。”

說著就要走。

老闆急忙拉住他,說道:“靚仔,我是不敢送,但有人敢送,就是比較貴,一萬塊錢。”

葉凡晃了晃手中的卡,說道:“錢不是問題,你這裡的,我全要了,錢我統一給你,你幫我找人送,明天中午十二點,準時送到洪門總部。”

“全要?”老闆有些激動,這有二十多個棺材呢,可是一筆钜款,說道:

“那我給你打個折,手工費、材料費、運費……”

“你直接給我個總數。”葉凡打斷他的話。

“三十萬,老闆。”

“刷卡!”

“得嘞!”

“對了,你到時候外麵弄點包裝,不然我怕你們送不進去,還有,直接送到總部大院,我會在那裡等你們的,我給你刷了兩百萬,你讓隔壁那幾家也送過去,我就不去聯絡了,你來安排,可否?”

老闆收到簡訊了,連連激動說包在他身上。

葉凡滿意的離開了。

這份大禮,洪門應該會很喜歡。

回到酒樓,找師姐二人。

在她們隔壁開了個房間,準備洗漱一番,師姐來敲門。

“葉凡,你乾嘛去了?”

葉凡拿出請柬,說道:“搞一張請柬,買了點禮物,明天去祝賀壽星。”

林希月大大的靈動眼眸眨了眨,說道:

“葉宗主,咱們不是來殺人的嗎?怎麼還要給他們送禮啊,難道改變計劃了?是不是利用人性弱點,殺人誅心,不殺**?”

葉凡眉頭微微一皺,說道:“師姐,你教她的?什麼人性弱點,殺人誅心,好好的一個姑娘,你彆教人家這種玩意兒。”

林希月急忙說道:“是我求林姐姐教我的,林姐姐說了,我出來外麵的世界,很複雜,要懂得孫子兵法,三十六計、我還有好多要學習的呢。”

葉凡直接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