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孩子總有一天會被師姐帶壞的。

林溫柔說道:“你準備了什麼禮物?”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天機不可泄露,保證是一個大大的驚喜。”

林溫柔白了他一眼,說道:

“我也要去準備禮物,希月,跟我走。”

兩人離開了。

葉凡關門睡覺。

“林姐姐,咱們要送什麼禮物呀?”

“大大的驚喜!”

來到街頭無人處,看著不遠處的幾個人,直接安排林希月出手,將那些人全部抓來。

那些都是外勁、化勁和內勁的武者,麵對林希月這樣的高手直接認輸,乖乖跟著過來。

“你們是不是本地人?”林溫柔露出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

幾人很害怕,突然遭遇兩位高手的威脅,大氣不敢喘。

“女俠,我們是本地的,即使附近天藍宗的人,也是受邀來參加洪門領事李華茂的生辰宴,剛到這兒,不知哪裡得罪了兩位前輩。”

林溫柔嘴角一揚,說道:“那正好,我有個事需要你們幫忙。”

“幫忙?好,隻要能做的,我們絕不推辭。”

“你們明天幫我抬一個棺材,送一百個花圈、冥幣,至少三十個哭喪人員,中午十二點左右,送到洪門總部。”

“……”

聽到這話,這些人都傻了。

啥情況?

送棺材、花圈、冥幣、哭喪……這……這不是死人出殯嗎?

還送到洪門!

他們隻是附近的一個小宗門,這次來參加生辰宴也是想藉此機會巴結洪門。

林溫柔看到他們的表情,便知他們心中害怕,說道:

“你們若不去,我滅了你們宗門。”

話畢,一拳打在地上。

一條巨大的裂縫出現在眾人麵前,把這些人嚇得夠嗆,個個臉色發白。

“去,我們去,前輩,我們去……”

林溫柔凶狠的說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明天我要是看不到,你們天藍宗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說罷,帶著林希月離開了。

林希月現在還冇反應過來。

“林姐姐,人家生盛宴,咱們送棺材?”

“送棺材好啊,人死了,肯定需要棺材的嘛。”

次日!

洪門總部,歐式風格的城堡一排排,看起來非常美觀,雖然纔剛剛天亮,但已經聚集了不少人。

李華茂生辰,這可是大事,邀請了周圍的小宗門,以及九下宗的不少宗門。

不少九下宗都派了代表過來,紛紛送上賀禮。

氣氛很喜慶,很活躍,人很多。

“人挺多的嘛!”

葉凡三人已經來了,換了妝容,不釋放氣息,一般人發現不了他們。

目光四處掃視,看到了不少熟人,來自九下宗的還不少。

三人儘量低調,隨便吃吃喝喝。

“葉宗主,咱們不動手嗎?”林希月有些迷惑。

舅舅以及身邊的人給她說過,去殺敵,那就要快刀斬亂麻、速戰速決,並且要等待目標的周圍人少時再動手。

可葉宗主和林姐姐選擇的時機、地點都跟舅舅他們說的不一樣,出入太大,她看不懂。

葉凡看了看天空上的太陽,說道:“時間還冇到,咱們先吃飽纔有力氣打架呀,你說是不?”

林希月有些懵懂,說道:“還管這些的嗎?洪門還挺好的。”

話音剛落。

不遠處出現了嘈雜聲。

那邊似乎出現了矛盾,不少人在圍觀。

葉凡凝神,傾聽了一下。

一個倒黴的小宗門,被洪門故意找茬,就是為了在眾多宗門麵前立威,那個小宗門的人全都被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