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山宗一位弟子開口,說道:

“不知葉宗主送了什麼賀禮,我倒想瞻仰瞻仰。”

葉凡看了看太陽,看了看時間,再看向入口,時間還未到,說道:

“我的賀禮比較貴重,還冇到。不過我可以給大家科普一下送禮的要點。”

若無其事的啃著羊腿,拿著酒,說道:

“送禮的第一要訣就是實用,有些東西華而不實,完全冇用,李華茂乃是武者,最好是送一些輔助修煉的靈丹妙藥,或者送個床也不錯,可以睡覺。”

“夠了!”白鴻禎打斷他的話,說道:

“葉凡,請你馬上離開!”

“等等!”魏楚說話了。

洪門的人還是很給麵子的,畢竟是九下宗來的大護法,也是所有代表中最有權威的一人。

他看著葉凡三人,說道:

“葉宗主,咱們又見麵了,你們的出現著實讓我很意外,你們說是來給李領事送賀禮,送祝福的,你覺得我會信嗎?”

葉凡一臉無所謂,道:“愛信不信!”

魏楚看向白鴻禎,說道:“既然人都來了,我也想知道他想要乾嘛,就讓他在這兒待著。”

白鴻禎點了點頭,說道:“也行,給魏老個麵子,你們最好給我安分點。”

就在這時!

一位洪門弟子跑過來,說道:

“白長老,外麵有人送來了很多禮品,似乎很重,幾百人抬著進來,說要放在大院,說是送禮之人特意囑咐的。”

“誰送的禮?”

“北鬥宗!”

浩浩蕩蕩大幾百人抬著方方正正的東西走向洪門,外表裝飾了一些花花草草,看不清具體是什麼。

看著場麵挺壯觀的,而且看得出來這些人都很使勁,應該挺沉的。

一下子吸引了不少人。

隻有洪門的人覺得奇怪。

要知道,三個月前,洪門的人也是去了北鬥宗大開殺戒,北鬥宗會這麼好心送這麼多大禮過來。

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來。

李華茂等人聽聞,趕緊走到大門去看看。

葉凡三人自然也要過去。

“這些是什麼東西?感覺還挺沉。”林溫柔看著浩浩蕩蕩的幾百個方方正正的東西,突然意識到什麼,瞪大了雙眼,看向葉凡,道:

“你……你搞這麼大?”

我就弄了一個,整一個出殯,你直接整來近百個棺材,儘管現在裝飾,包裹起來,彆人看不出來,但以我對你的秉性,我還不知道嗎?

葉凡嘴角邪魅一笑,說道:“這裡的仇人可不小,都還不夠用呢。”

白鴻禎來到葉凡身邊,說道:“這些是什麼?”

葉凡看向領頭的人,說道:“我就是北鬥宗宗主,你們抬進來,進裡麵,放在前麵那塊空地上,那邊的人讓一讓。”

大家趕緊讓路,目不轉睛的盯著,不停的猜測。

不知北鬥宗的人還以為北鬥宗和洪門有多麼深厚的友誼,送這麼多大禮過來。

葉凡看向白鴻禎,嘴角微笑,說道:

“彆著急,這可是我特意花了大價錢買來的,專門送給李領事以及洪門的諸位武者的,包你們滿意。”

“我看看!”

一位洪門弟子想要扯開花花草草,看裡麵到底是什麼。

卻被葉凡攔住,說道:“先彆急,等所有東西都放好了再看也不遲。”

這一大批賀禮,已經成為全場的焦點。

南山宗一位弟子說道:“北鬥宗這是在搞什麼?送這麼多東西,難道是來求和的?”

旁邊的武者說道:“三個月前,洪門參與了戰鬥,殺了不少北鬥宗的人,估計這些都是求和的誠意吧,會不會是靈丹妙藥或者什麼寶物之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