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山宗的兩位,你們覺得葉凡是這樣的人嗎?據我所知,他可是很囂張的,天不怕地不怕,會怕洪門?我就是覺得他這些東西不會是什麼好貨,說不定裡麵裝的是屎……”

“我去,你也太噁心了吧。”

“……”

不少人都在議論。

葉凡指揮著,把所有的棺材都放好,擺放得整整齊齊的。

林希月也是很好奇,搞不懂葉凡的操作,跟舅舅他們所說的不一樣,對待仇人還送這麼多的大禮,跟她的認知不一樣。

“林姐姐,葉宗主怎麼送這麼多東西啊。”

林溫柔笑了笑,笑容非常甜美,說道:“因為他缺德,一肚子壞水。”

“……”林希月一下子不知該如何接話。

林溫柔看了看門口,自己的賀禮怎麼還冇到啊,不會是那些傢夥不敢來吧。

終於,所有的棺材都放好了。

葉凡把搬運工都送走,畢竟接下的事,與他們無關,站在其中一個棺材上,說道:

“諸位,這便是我給洪門、李華茂領事的生辰賀禮,是不是很壯觀?是不是充滿了誠意?”

目光看向李華茂,說道:“李領事,你可滿意啊?”

李華茂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表情嚴肅,不過彆人送來賀禮,終究是好事,說道:

“葉凡,我冇想到你會真的送來賀禮,今日我生辰,你送來如此多的賀禮,是不是有什麼事想說?”

白鴻禎有些得意,心裡想著:難道是北鬥宗怕了,主動來求和?

嘴角不由的揚起,說道:“葉凡,北鬥宗終究是鬥不過我們洪門的,你若是來求和,我們也是講道理的人,隻不過單憑一些賀禮,恐怕不夠。”

基本上所有人都覺得葉凡就是來求和的。

葉凡愣了一下,擺了擺手,說道: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來求和的?你們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目光掃視在場諸人,定格在李華茂身上,說道:

“洪門在世俗之時,殺我朋友,在東瀛國,阻止我劫獄,殺我朋友,在華夏世俗,多次對我的朋友和親人進行威脅和殺害,三個月前,參與了圍剿我北鬥宗的戰鬥,這一件件、一樁樁、你讓我跟你們和解?”

“你們怕不是腦子秀逗了吧?我葉凡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嗎?我會怕你們嗎?你們就是一群渣渣。”

說到這裡,渾身爆發出一股磅礴的氣勢,冇有殺意,周圍席捲起颶風,抬手,輕輕一揮。

棺材上的花花草草全都脫離,嶄新的棺材露出來。

這一下子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葉凡踩著棺材的腳用力,啪一聲響,盯著洪門眾人,說道:

“九十三口棺材,這便是我送給洪門的賀禮,李領事,你們可滿意啊?”

嘩!

一下子,所有人都驚呆了。

人家生辰日,你送棺材!

簡直就是莫大的侮辱,奇恥大辱!

“棺材?所以北鬥宗送來的是棺材?”

“我去,這……這葉凡還真是腦洞大開,居然在生辰送棺材,這不是詛咒人嘛。”

“我就說了,北鬥宗哪有那麼好的心,遞給人送賀禮,居然送的是棺材。”

“……”

無人不震驚!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洪門弟子已經拔刀而出,殺意瀰漫,就等著李華茂一聲令下,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殺過去。

“葉凡……你……你欺人太甚……噗……”

李華茂氣血攻心,直接吐血,臉色蒼白,連退幾步。

從未受到過如此奇恥大辱。

“北鬥宗,你們太過分了。”白鴻禎也是氣得臉都鐵青了,盯著站在棺材上的葉凡,搶過旁邊那人的長刀,大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