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我殺,殺了他!”

“等等!”

一道身影擋在白鴻禎的麵前,是一道麗影,繼續開口說道:

“在下林溫柔,諸位,你們再等等,我的賀禮還冇到,已經到門口了,先彆打哈,我去門口迎接他們進來。”

白鴻禎盯著她,眼神裡的殺意絲毫不減,說道:

“林溫柔?你是和天狗道人大戰的那個女人,你也是北鬥宗的人。”

林溫柔急忙說道:“你們先彆打哦,我馬上就回來。”

說完,縱身一躍,快速前往門口去。

剛好看到一批出殯奔喪的隊伍吹著嗩呐走過來。

“這……這又是什麼操作?”

嗩呐一響,白布一蓋,親朋好友等上菜!

震耳欲聾的嗩呐聲傳來了,由遠至近。

浩浩蕩蕩的幾十人的出殯隊伍整整齊齊,還有不少哭喪的婦女,哭得那叫一個傷心欲絕、撕心裂肺。

朝著洪門來。

“什麼情況?先是九十三口棺材,現在又來個殯葬隊伍?”

“這……什麼操作啊?”

所有人都懵了。

還冇從九十三口棺材中反應過來,又來殯葬隊伍。

林溫柔來到殯葬抬棺人的前麵,說道:

“各位辛苦了,跟在我身後,送進洪門。”

前方已經出現了洪門弟子阻攔,十幾個人,手持利刃,怒火中燒,殺意瀰漫,擋在前麵。

林溫柔笑了笑,說道:“不要慌,我給你們開路!”

話畢,一拳轟擊過去。

拳勢浩蕩,橫推前方,無形中的巨拳將前麵的十幾個人轟飛,地麵都被打出一路平坦,傳來慘叫聲。

這一拳很強,無人能擋。

林溫柔像個冇事的人,大聲說道:

“嗩呐吹起來,大聲點、哭喪的,彆停,給我哭起來,傷心點,就當自己家死人那樣哭,你們可是專業的……”

林希月走過去,和她肩並肩,說道:“林姐姐,需要幫忙嗎?”

林溫柔說道:“不愧是我的好妹妹,誰敢攔路,殺了。”

“是!”

殯葬隊伍已經走進洪門之內,哭喪聲、嗩呐聲、花圈、冥幣……

洪門眾人憤怒到極點。

前所未有的羞辱,無法忍受!

李華茂臉色蒼白,怒火中燒,大聲說道:

“洪門弟子聽令,啟陣,殺敵!”

嗡!

護宗大陣亮起,整個高空出現了詭異的符文,若隱若現,無形中的壓製之力震懾下來,垂落點點光暈。

陣法之內,洪門弟子拔出利刃,朝著葉凡、林溫柔和林希月三人殺過去。

而其它宗門的人紛紛避讓,除了九下宗的人,其他小宗門弟子並不知道北鬥宗和洪門之間的恩怨,隻是覺得很莫名其妙。

“陣法?”

林溫柔不屑一顧,儘管她不擅長陣法,但她作為修仙者,對於神識的運用還是很強的,釋放出神識,擴大範圍,快速尋找到了一位隱藏的控陣術法者。

右手握拳、拳勢驚駭、隱約間能夠感覺到周圍的空氣被拉拽,大道在轟鳴、宛若手握一座大嶽之山。

轟隆隆!

猛然砸在地上,以她為起點,一條裂縫朝著前方快速延伸過去,如同蜿蜒的巨龍,直達千米之遠。

大量的建築物下方的地麵被撕裂,坍塌、墜落裂縫、甚至還有不少武者被這拳威壓製,掉進裂縫。

“啊……”

一聲慘叫傳來。

那位控陣人直接被裂縫拉拽進去,死去了。

“呀……”

林希月被擊退好幾步,來到林溫柔的身邊,右手持劍,劍勢磅礴,說道:

“林姐姐,這個陣法有點厲害,削弱我的修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