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修為不低,入道境中期,年輕一輩中已經算是佼佼者,不過洪門也有入道境武者,而且在這兒的還不止一個。

今日正好李華茂的生辰,留在總部的人極多,強者也不少。

林溫柔說道:“你彆離我太遠,我可以幫你抵製陣法壓力。”

林希月靠近她,突然覺得一身輕鬆,完全冇有感覺到被陣法壓製,說道:

“咦,林姐姐,你……你是術法者嗎?”

林溫柔手握巨拳,聽到身後哀嚎遍野,那些殯葬之人已經被陣法壓製,個個趴在地上,動彈不得,甚至有人已經開始吐血,隨時會死去。

巨拳張開手指,化作巨掌,朝著這些人猛然一拍。

送殯葬之人全部被拍飛出去。

儘量不傷及無辜。

扛起棺材,邁著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速度越來越快。

一位陸地神仙殺過來,揮動著長刀。

她抱著棺材,直接橫掃過去。

呯!

砸碎刀勢,刀都給砸飛,那人連連後退好幾步。

但並未安全,林溫柔扛著棺材已經來到他的麵前,一腳將他踢飛,他根本來不及反應,被踢飛到天空。

林溫柔扛著棺材上去,掀開棺材蓋,直接將那人裝進去,再蓋上。

隨即踩在腳下,

轟!

重重的砸在地上,站在棺材上,目光掃視,一臉傲然,說道:

“棺材送了一路過來,總得有人躺進去吧!”

洪門弟子都有些慌。

她的表現力太強了。

“她……她什麼修為啊?居然連入道境初期都冇有絲毫的還手之力,難道他是入道境巔峰?”

“那邊的葉凡更強,已經殺了三位陸地神仙,都裝進棺材裡了,還有一位是入道境巔峰境的高手。”

“看來最弱的是這名女子……”

“弱?你怕不是眼花了吧,她至少是入道境中期,你看她跟入道境中期的白鴻禎長老打得如此激烈,而且還占據上風,我懷疑她應該是入道境巔峰……”

“臥槽,這三人都這麼強,咱們不過是化勁、外勁、還有丹勁,怎麼打?”

“管他怎麼打,總之不能跑,咱不當逃兵!”

“不當逃兵,當炮灰……”

無數洪門弟子湧上去,數量越來越多,目前已經不下於三千人,還源源不斷的彙聚而來,不過陸地神仙還不算多,目前就看到二十三人。

葉凡已經解決了五個陸地神仙,手持斷水劍,劍氣浩蕩,不斷激射四方,眼眸如刀,腳踩陰陽圖,站在棺材上。

陣法的壓製力似乎對他並冇有什麼作用。

“一劍流星!”

一道恐怖的劍芒橫掃過去,劍勢如虹倒掛,切割空氣,不曾有絲毫的怠慢,斬破所有,衝上來的數百人麵臨這一道劍芒,紛紛破防。

刀勢、劍勢、拳勢、掌勢、槍勢等等,遇到這一劍,全部被斬斷,劍芒依舊往前斬去,劍芒淩厲、一往無前。

噗噗噗……

一朵朵血花綻放在空中,大量的鮮血染紅了空氣、一段段半截的身軀灑落四方,數百人倒下,無一例外。

一位陸地神仙麵色驚恐,連連退後,看著三位強者大開殺戒,急忙說道:

“快,快去請地仙,請地仙強者。”

陸地神仙根本不夠看,三人如同屠夫,一劍一拳所向無敵,即使是陣法也無法壓製三人的強勢。

稍微弱點的林希月也是入道境中期,比普通的入道境中期還要強。

“進來!”

葉凡手中斷水劍已經穿過李華茂的身軀,用力一甩,丟進旁邊的棺材,一腳踢在棺材蓋上,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