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一出,馬上就有人站出來附和了。

一位中年貴婦走出來,抱拳,客氣說道:

“葉宗主,我是雲蒼宗的六長老喬雪萍,我們一直無冤無仇,這次實屬意外,我雲蒼宗無意和北鬥宗結仇,放我們離去,我們可以當做什麼都冇發生過。”

風霜山莊的陸地神仙也站出來了,說道:“葉宗主,你很強,地仙境都不是你的對手,我們自然也不是你的對手,如果放我們離開,我們不會追究。”

嘉景宗的陸地神仙站出來,說道:“葉宗主,三個月前的那一戰,我們嘉景宗的範源可是跟你們並肩作戰,差點身死,你不會恩將仇報吧?”

葉凡盯著他,說道:“那你現在是什麼意思?”

“我……這是意外,我也不想出手,可其他人都出手了,我總不能袖手旁觀吧,這樣顯得多不合群……”

葉凡的眼眸冰冷,盯著他,說道:

“你冇看到地上那麼多屍體嗎?他們都死了,你怎麼不死,你還活著,難道不顯得不合群嗎?”

“……”這人直接無語。

葉凡繼續說道:“南山宗、長甘宗、天涯淵的人呢?你們要不要也說幾句。”

南山宗的陸地神仙齊陽洲站出來,說道:

“我輸了,我無話可說,你要殺便來。”

葉凡笑了笑,說道:“殺你?那豈不是太便宜你了?宗師以下離開,我隻給你們半分鐘的時間,誰不滾蛋,死,計時開始!”

一下子,眾人一鬨而散。

葉凡突然出手了。

一道殺芒奔襲向人群中,擊穿一個人的腦袋,直接腦袋開花。

旁邊的人都詫異了。

隻見葉凡說道:“我說的是宗師境以下的人可以離開,我可冇說宗師可以走,不聽話就得死。”

終究是有人想混進去逃亡,不過看到第一個混進去的人的下場,其他人都不敢混進去了,安安分分的待著,等候葉凡發落。

葉凡看著逃散的人,基本上每個宗門的方向都不一樣。

他手中的斷水劍綻放出劍光,劍氣開始激盪出來,淩厲的劍芒瞬間而出,周圍的空氣都被切割了。

抬手指天,劍芒直逼寰宇,轉身,看向洪門弟子逃離的方向。

一劍斬落!

恐怖的劍芒斬下去,無儘的劍威碾壓而下,無數的武者被殺,這一劍下,無人能擋,血肉橫飛,地上出現了巨大的裂縫,深不見底。

依舊留在這裡的陸地神仙和宗師境武者們看得心驚膽戰。

這葉凡就是個惡魔,出手太狠了,手段殘忍,絲毫冇有憐憫之心,連這種修為低下的武者都不放過。

剛剛還說讓人家離開的,轉身就一劍斬殺過去。

葉凡收斂氣息,看向留下來的三十多人,露出邪魅的笑容,說道:

“諸位,你們剛纔打得很歡啊,你們留下來,還有活著的希望,我還要拿你們跟你們的宗門做交易呢。”

話畢,收劍,伸手往腰間一抹,指間寒芒乍現,一枚枚銀針出現。

身影在原地消失,穿梭在三十多人中,留下道道殘影。

這些人時不時的眉頭一皺,想要捕捉葉凡的身影,卻隻感覺到一陣風掠過,有什麼東西紮了自己一下。

“額……我的經脈……”

“使不上勁了……”

“怎麼回事……他封了我的經脈……”

他們發現了。

渾身使不上勁,有些人支撐不住,跪倒在地,表情猙獰,很是痛苦。

想要運轉體內勁氣,發現經脈不通,無法運轉,想要強行衝開,隻會更加難受,感覺經脈都要爆炸的痛苦,不敢再強行衝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