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說道:“我找一位叫餘玄清的陸地神仙,不知她在不在?”

“請跟我來。”

走上去。

寧舊澗的宗門內,偶爾有巨樹,但大多地方都是竹子,連有些房子都是用竹子建造的,很是幽靜,還能聽到蟬鳴鳥叫。

好不愜意!

內部一條條小道互相交錯,前往一座座山峰、一座座亭子,山清水秀,經常會遇到小小的河流分支。

“好地方,是個修行的寶地!”

葉凡忍不住感歎。

想想北鬥宗那地方,太貧瘠了,實在無奈呐。

“葉宗主,我們寧舊澗正是南渡江和雅拉河的交彙處,會有很多支流,地勢比較高,陰涼部分是竹子,向陽那邊是大樹,冬暖夏涼,四季如春……”

這位弟子很自豪的給葉凡介紹宗門的地理位置,不過關於宗門的其他事情,一句不說。

葉凡很是羨慕。

終於來到一座院子前。

看到餘玄清和幾位同階級的武者正在喝茶論道,看到葉凡來了,紛紛站起來。

“來了。”餘玄清走過來迎接,說道:

“葉宗主,你這身上還有血腥味,今天哪裡又遭殃了?”

葉凡雖然沖洗了一下,但一些血腥味洗不掉,笑了笑,說道:

“去洪門總部走了一趟。”

“喲,我就說吧,陳城主冇有騙人。”餘玄清看向身旁的幾位同門,說道:

“葉宗主就是去報複洪門了,葉宗主,給我們說說過程唄,肯定很精彩。”

葉凡看著在場的幾位,說道:“我來找你們,不是來給你們講故事的,餘道友,我聽說你對南山宗的任浩邈有所瞭解?”

餘玄清眼神一凝,看著他,道:

“你這剛從洪門脫身,就打上南山宗的主意?”

旁邊一位陸地神仙也開口,說道:“葉宗主,我聽說南山宗和北鬥宗和解半年,你這個時候要去打南山宗的主意?”

葉凡坐下,喝茶,說道:

“三個月前的那一戰,南山宗的王瘋子參與了,他們違背協議在前,我還冇找他們算賬呢,今日在洪門,他們的人又對我動手,這藉口夠不夠?”

陸地神仙說道:“好像今天是洪門領事李華茂的生辰,邀請了不少宗門過去,我寧舊澗冇有收到邀請,南山宗的人去了。”

“我想問一下洪門的結局如何?”

葉凡不想說,道:“過幾天你們就知道了,餘道友,有冇有興趣跟我走一趟?”

餘玄清猶豫了片刻,彎腰拿起利劍,說道:“我跟你去一趟。”

其他人馬上說道:“我們也去。”

餘玄清看著大家,說道:“這是我和任浩邈之間的事,你們彆插手,有葉宗主在,我一定可以親手宰了他。”

“可是我們想幫你……”

“我知道大家關心我,但咱們不能這麼大張旗鼓的過去,你們都懂的。”餘玄清攔住大家,走向外麵,道:“葉宗主,咱們走。”

兩人很快走出院子,直奔外麵。

消失在寧舊澗,秦傾城才跑到宗門,早已看不到葉凡的身影,有點失落。

“來寧舊澗居然不找我,哼,壞男人。”秦傾城冷哼一聲,走出去,朝著北鬥宗的方向,路途有點遙遠。

葉凡和餘玄清也是朝著北鬥宗的方向去,稍微拐一下,便會經過南山宗。

寧舊澗靠近洪門總部,南山宗靠近北鬥宗。

寧舊澗和北鬥宗距離還是很遠的。

一天之內趕不到,兩人也不用傳送符。

邊走邊聊。

餘玄清也從葉凡口中得知洪門總部的情況,很是詫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