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卻不會留情。

快速拍出兩手,快觸碰到藏獒時,握緊拳頭。

嘭嘭!

兩聲巨響,打在藏獒肮臟的長髮上。

三百多斤的藏獒直接橫飛出去,其中一條砸向院子的狗群。

院子的那些狗馬上撲過去,滿臉興奮的模樣,撕咬藏獒。

藏獒也在掙紮,但終究無濟於事。

很快,血腥味傳來。

藏獒被分食了。

看到這一幕,楚明月害怕極了,緊緊的抱住姐夫的腰。

這些惡犬分食後,似乎變得變得更加凶殘,咧著的嘴帶著血跡,眼裡充滿了貪婪。

禿頂男人看著葉凡,連退幾步,終於不再那麼放鬆,也有幾分緊張,輕輕一招手。

八條惡犬快速攔在他的麵前。

“你到底是什麼人?”

葉凡眼眸盯著他,絲毫不懼。

惡犬就算再厲害,見到狼也得趴著,而也在山裡修行時,多少次與狼相搏,對於這種玩意兒,完全不放在眼裡。

後來他還養了兩條惡狼。

若不是師父說城市裡不讓養狼,他會帶過來。

“馬上放人,不然我殺光你的狗!”

葉凡怒瞪著他。

禿頂男人說道:“我王五向來誠信經營,人可以死,但誠信不能失,既然我拿了林耀東的錢,我就不可能放人,你可以殺了我。”

葉凡爆發出一股磅礴的氣勢,碾壓而下。

周圍的空氣彷彿瞬間降低好幾度。

攔截在禿頂男人麵前的惡犬們似乎感覺到一股恐懼襲來,紛紛低下頭,變得有幾分乖巧起來。

那不是溫順,那是恐懼。

禿頂男人也是冷汗直流,看著人像是看到惡魔。

人人都說自己的惡犬凶殘、恐怖,但這人比他的惡犬更加恐怖。

從未見過有這般氣勢的人,脊梁骨發冷。

“你可以殺了我!”

儘管害怕,恐懼,但他不畏死亡。

葉凡憤怒的盯著這人,眼眸如刀刻,隨手即可取此人性命。

連緊緊抱住姐夫腰間的楚明月都能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壓力,不禁有些詫異的看著姐夫。

看來他是真的生氣了。

“很好,不畏死亡!”

葉凡收斂氣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人。

也算是有骨氣。

“你幫我看著她,我回來要看到她完好無損。”葉凡掰開小姨子抱住自己的手,說道:

“我想你也不想你的狗全死吧?”

禿頂男人鬆了一口氣,說道:

“可以!”

楚明月還是害怕,道:“姐夫,我怕……我不敢跟他在一塊。”

餘光掃視旁邊大量的惡犬,不僅醜,還凶,一條條咧著嘴,彷彿要吃人。

葉凡看向遠方的山峰,這一路上去,必定會有大量惡犬撲來,解決掉這些惡犬要消耗不少時間,在帶上小姨子,隻會拖節奏。

“你這裡就冇有看不到這些惡犬的地方嗎?”

禿頂男人說道:“有!”

隨後轉身,走上二樓。

這上麵也有惡犬在走廊,不過進入房間,終於看不到醜陋的惡犬,但惡犬身上的那股難聞的味道依舊在。

“明月,你在這裡等我!”

“姐夫……”

她還是害怕,抓住葉凡的手臂。

葉凡看向禿頂男人,說道:“你寧願死都不願失信,我相信你!”

禿頂男人點頭,道:“謝謝!”

“明月,若是他不守信用,我殺光他的狗,再殺了他。”

睜開小姨子的手,來到窗戶,縱身一躍,跳進那片叢林。

馬上就有惡犬撲來。

葉凡渾身瀰漫著磅礴的殺意,指間出現寒芒,一道道陰冷的寒芒劃過,絲毫不畏懼撲過來的惡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