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聽到的版本好像不是這樣的吧,說是有三個人,而且九下宗的人也參與了……”

“……”

關於洪門的事逐漸發酵,傳播的範圍越來越廣,不過傳播的過程中總是會出現一些偏差,甚至添油加醋的誇張起來。

葉凡和餘玄清坐在角落裡,聽著眾人的話語,並未參與。

這時,坐在中間的一個男子站起來,提高嗓音,說道:

“諸位,諸位安靜一下,關於洪門總部被滅門這事,我最清楚,我當時就在中興鎮,各方麵我都打聽清楚了,我給你們仔細說說。”

“今日本是洪門領事李華茂的生辰,邀請八方來賓,當然,不會邀請北鬥宗,結果北鬥宗宗主不請自來,還給送了一份大大的賀禮,你們猜是什麼?”

大家都很安靜的聽著,被他勾起了**。

“難道送女人?”

“不對,應該是送修行功法,我聽說北鬥宗宗主很厲害,很多人都想要他的修行功法。”

說送什麼的都有,七嘴八舌。

那人拍了拍桌子,大家安靜下來,他繼續說道:

“都不對,北鬥宗送了九十四口棺材,你們說,夠不夠囂張……”

這人喋喋不休,說的比較接近真實。

餘玄清聽到這裡時,有些詫異,和不相信,看向葉凡,問道:

“你真送了九十四口棺材?”

葉凡夾一塊肉,吃下,說道:“哪有那麼誇張,我就送了九十三口棺材,另外一口棺材是我師姐送的,與我何乾……”

“……”餘玄清直接無語。

現在重點不是那一口棺材,你故意迴避重點的吧。

葉凡繼續說道:“我師姐更過分,直接派了一個殯葬隊過去,吹著嗩呐、拉著二胡,還有很多人哭喪,直接走進洪門總部……”

餘玄清直接無語。

這倆師姐弟都是什麼腦迴路啊。

人家生辰,你送棺材和殯葬隊……

這一刻!

餘玄清覺得惹誰都不能惹葉凡,這人做事太侮辱人了。

吃飽喝足,休息一下。

兩人繼續上路。

途經萬朝城,再次休息。

已經是淩晨。

陳城主居然來敲門,葉凡就穿著睡衣給他開門。

“陳城主,我對男人不感興趣,我就不請你進去了。”葉凡痞壞痞壞的說道。

旁邊的房門被打開了。

餘玄清走出來,打了聲招呼。

陳城主迴應了一下,繼續看向葉凡,說道:

“葉宗主,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啊?”

“那邊不是還有一個嗎?”

陳城主苦笑說道:“我說的是希月呢?怎麼冇回來?我可打聽到了,你們三人都安全撤離了,我那外甥女好像受傷了,她現在怎麼樣了?人呢?”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冇回來嗎?”

“冇有啊!”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我們離開洪門總部後,我讓把人治好了,讓師姐把人送到萬朝城,她冇送來?”

陳城主兩手一攤,說道:“冇有看到。我已經吩咐給各個入口的人,一旦看到要立即向我彙報,可一天過去了,都冇看到。”

葉凡也很納悶,說道:“陳城主,你不用擔心哈,你外甥女肯定是活著的,跟我師姐在一塊呢,隻是她冇來萬朝城,會去哪兒,我想想,難道去北鬥宗了?”

“陳城主,要不你派人去北鬥宗問問?我這邊還有事。”

“北鬥宗?”陳城主有些著急,這個外甥女可是百年難得一見天才,年輕一輩的佼佼者,更有血脈關係,說道:

“我馬上派人連夜趕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