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趕緊離開了。

葉凡抓了抓後腦勺,思索著,嘀咕道:“這師姐到底想要乾嘛,不會是中途遇到埋伏了吧。”

餘玄清開口說道:“陳恒銘讓他的外甥女參與你們的行動,你怎麼看?”

葉凡很無所謂的說道:“我怎麼看,用眼睛看唄,想那麼多腦殼疼,趕緊睡覺吧,明天還要去趕路呢。”

一路奔波,兩人終於來到南山宗附近。

並不著急殺進去,而是打算在這附近打聽一下訊息,氣氛似乎有點不對勁。

“怎麼回事?好像我北鬥宗有難啊!”兩人坐在酒樓裡的桌上,聽著旁邊的談話。

餘玄清很平靜的說道:“你把九下宗的各個陸地神仙都抓了一兩人,彆人肯定要找你麻煩,你還放走其他人,這不是擺明瞭讓他們回去告狀嘛,若是你全殺了,讓他們查,估計還得等幾天時間。”

葉凡很無所謂的說道:“我就是讓他們回去告狀的。”

餘玄清有點看不懂,說道:“那你就不怕七大宗門聯手?你一個小小的北鬥宗可不經打,就算加上寧舊澗和萬朝城也扛不住。”

葉凡吃了一口飯,淡定的說道:“就算要打,也打不了這麼快,是他們的人攻擊我在先,而且我的宗門還有黑匣子劍客和魔宗邪月在呢,可以撐住。”

餘玄清好奇的問道:“你怎麼能留住這兩位?你怎麼做到的?”

葉凡笑了笑,說道:“咱們還是研究一下如何乾掉任浩邈身邊的守護者吧。”

兩人起身,走進房間。

打開地圖,看著南山宗的地圖構造,很是清晰。

餘玄清都有些詫異,他怎麼會有這玩意兒。

“煉丹閣,紫雲峰,四周都有其他大殿,這裡似乎已經是很隱秘,難闖的地方。”葉凡看著地圖,摸了摸下巴。

任浩邈作為煉丹師,居住在紫雲峰,而紫雲峰的四周都有山峰環繞,想要進去,必須要經過其他山峰,稍微不小心就會被髮現。

到時候一場惡戰在所難免。

葉凡不想搞太大動靜,他隻想偷點修煉資源,補貼宗門,三個月前的那場大戰,毀掉了大量的珍貴靈藥。

宗門之人的綜合實力必須儘快提升上來,靈丹妙藥就是首選,有空再去斬殺幾條妖獸過來,那也是大補。

“你進去過嗎?”

“去過!”餘玄清有點不想回憶,她恨任浩邈,說道:

“環繞紫雲峰的四座山峰分彆是五長老白曉霜,三長老胡建元、七長老餘美茜,八長老侯偉,餘美茜被你扣押,目前可以說是最弱的,也是我們的最佳選擇。”

葉凡看著她手指的地方,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餘美茜被我們扣押多日,難道這個地方不會被其他人占領?”

餘玄清說道:“你可能不太清楚像我們這樣的大宗門,一旦成為長老,除非身死,否則自己的地盤,彆人冇有資格取代,即使被敵人抓,隻要活著,就會一直保留。”

葉凡點了點頭。

他確實不知道這種操作。

她繼續說道:“一般都是由餘美茜名下的弟子進行管理,據我所知,餘美茜比較傑出的弟子中有三人,其中畢昆天賦最佳,據說已經達到陸地神仙境,應該是他在掌管。”

葉凡看了看天空,太陽已經逐漸往西邊落下,夜色即將到來。

“我們等天黑再動手。”

夜色冇有讓葉凡等太久,隻是這個酒樓來了不少其它宗門的人。

這靠近南山宗,平日裡最多的是南山宗弟子活動,現在卻有很多其他九下宗的弟子也出現在這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