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為一個陸地神仙境的武者,尋找道侶,尋一個世俗之人,確實讓人很詫異。

餘玄清問道:“難道不可以嗎?”

“可以,是我冒犯了。”男子抱拳,看向葉凡,說道:“在下南山宗護法錢銳立,敢問閣下貴姓!”

葉凡嚴肅的說道:“我叫葉楓。”

錢銳立看著他,有些詫異。

一般世俗之人麵對武者,眼神都是充滿敬意的,甚至是崇拜,而眼前之人淡然如水,並未出現想象中的畫麵。

難道是長期跟隨在餘玄清的緣故,暫且隻能這麼理解。

“葉楓先生和餘道友結為道侶,日後準備踏上武道修行之路嗎?”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玄清,你們武者都這麼喜歡打聽彆的人私事嗎?”

這話直接把錢銳立嗆住了,不再說話。

餘玄清笑了笑,說道:“冇有,隻是他話多而已,夫君莫要見怪。”

葉凡點了點頭,目光環顧,聞到很濃鬱的藥香味,還有很多靈藥的氣味,甚至還有丹藥的殘渣味。

站起身來,走向旁邊放著煉丹原材料的架子,說道:

“我可以參觀一下嗎?”

錢銳立看向餘玄清,她說道:“我父親是一名中醫,對於這方麵有點天賦,可否讓他看看?”

“中醫,可以。”錢銳立站起來,跟上葉凡,說道:

“我可以給先生介紹一下,這裡麵很多藥草都是武道世界纔有的,世俗界不曾存在過。”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確實很多都冇見過,勞煩這位武者前輩給我介紹一下……嗯?那是一片藥田?我可以過去看看嗎?”

錢銳立猶豫了半晌,還是說道:“可以,我帶你去。”

他有求於餘玄清,就得滿足葉凡這種小小的要求。

葉凡看到兩大片藥田,各種找很貴的草藥、靈藥、甚至還有不少對修仙者有極大用處的靈藥,都有些流口水了。

都是我的,都是我的,統統打包帶走!

內心已經在狂喜。

數量太多了,足足有兩三千株,品種也是上百種,怪不得餘玄清說隻要盜走任浩邈的所有資產便可供應北鬥宗幾年的需求。

藥田旁邊還有一個閣樓,看了一眼,上麵寫著:藏寶樓。

這裡麵的寶貝肯定不計其數,丹藥肯定超級多。

旁邊的錢銳立不停的給葉凡介紹這些藥草,還充滿自豪感,葉凡都是左耳進右耳出,偶爾假裝應付一兩句。

他在觀察這裡的地勢,準備好逃走路線,目光掃視四周的山峰,目測逃跑的最佳途徑,以及潛在的危險。

此刻!

月光輕撫大地,銀白色的月光很美,很柔和。

北鬥宗的大門前出現了很多人,來自各個宗門的人,不停的叫喚,要求見北鬥宗宗主,並且揚言,若不給個交代,要血洗北鬥宗。

北鬥宗弟子已經不多,但這些人不停的叫罵,還是有人出來攔住。

其中禿鷲為首,手裡拿著一把短刀,身後跟著七八人,盯著門口的眾人,說道:

“你們所說之事,尚未查實,我們宗主還在外麵,一切等我們宗主歸來才知道事情的真假,總不能憑你們的三言兩語就給我們交人,哪來的人給你們啊。”

長甘宗一位武者上前,手持一把長槍,說道:

“彆裝糊塗,整個武道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你們宗主帶著兩個人摧毀了洪門總部,擄走了我們宗門的陸地神仙和宗師武者,當時我們的人就在現場。”

禿鷲盯著這人,說道:“你們長甘宗的人怎麼會在洪門總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