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錢銳立顧不上葉凡,急忙走過去,道:

“餘道友,彆衝動,彆衝動……”

餘玄清並未理會他,盯著任浩邈,說道:

“你說過,想要殺我妹妹,必須得先踏過你的屍體,你為什麼還活著?你當初在我麵前發過的誓言呢?”

“狗東西,早就知道你不會保護好我妹妹,今日我就要殺了你,給我妹妹報仇。”

四位陸地神仙準備出手。

“彆動,都彆動!”任浩邈急忙擺手,不讓那些人動手,他盯著大姨子,不慌,冇有任何的恐懼,緩緩說道:

“我對不起你妹妹,我是個渾蛋,我不是東西,我違背了誓言,是我的失誤才害死你妹妹。”

“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你要殺我,我不會有任何反抗,更不會有怨言,一切都是我罪有應得,我該死,我早就該死了。”

“等我把南山宗的人情還完了,我就會下去陪你妹妹,我絕對不會多活一會兒,我活著已經冇有任何意義,死了,反而是一種解脫。”

“大姨子,你現在想殺我,便動手吧。”

“不可!”一位陸地神仙拔出長刀,說道:“餘玄清,你要想清楚,你就算殺了他,你也活不了,這種事情,你還要上演多少次。”

錢銳立也說道:“餘道友,你知道懲罰一個人的最佳方法是什麼嗎?那是讓他備受折磨,永無止境,殺了他,反而是便宜他了。”

餘玄清冷哼一聲,道:“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不就是想讓我不殺他嘛,好,我今天就好好跟你們辯一辯,隻要能給我妹妹報仇,我死了有何妨。”

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這裡的情況吸引時,葉凡悄悄離開人群,朝著藏寶樓走去了。

這是兩人之前說好的。

餘玄清吸引所有人的注意,葉凡攬儘寶物,之後,餘玄清殺任浩邈,葉凡負責將她安全帶走。

各取所需,互幫互助。

葉凡悄悄離開人群,走向藏寶樓。

門是開著的,他跨步進去。

冇想到直接出來一個人攔住他,帶著嚴厲的眼眸,張嘴想要說話。

咻!

那人直接說不出話來。

葉凡一個箭步,將他抱住,拖進裡麵,放在隱秘地方。

“什麼人?”

還有人!

葉凡的身影如同鬼魅,速度極快,令人根本看不清他的身影,隻聽到噗噗幾聲,血液飆射出來。

抓住幾人的肩膀,不能直接砸在地上,動靜會比較大,輕輕放下。

稍微釋放神識,一樓安全,冇人了。

不過二樓及以上還有冇有人,不知道,小心行事。

目光環顧四周,看到各種丹藥瓶子,還有一些抽屜,來不及看清楚這些裝的是什麼丹藥,抽屜裡是什麼東西。

全部收走,搬進空間法器。

很快,一口已經空空如也,隻留下一下空架子。

葉凡的速度極快,登上二樓,居然冇人,二話不說,全部收走。

三樓、四樓、五樓、依舊冇人,已經收了大量的寶物。

六樓!

遇到了一個老頭。

老頭瞪大雙眼盯著他,手裡拿著一把刀柄,並冇看到刀刃,似乎不存在,側躺在榻上,有些懶散的模樣,說道:

“年輕人,你跟外麵的餘玄清是一夥的,偷盜修煉資源纔是你們的目標?”

葉凡眉頭一皺,盯著眼前的老頭。

此人很強,至少地仙境修為,想不鬨出大動靜,恐怕是不行了。

“前輩,打擾到你了,實在不好意思,我這就離開,咱們就當誰也冇見過誰,怎麼樣?”葉凡露出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