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

“北鬥宗宗主?”

在場的人都震驚不已。

難以置信!

他們都未曾見過北鬥宗宗主的模樣,隻知道很強,冇想到他居然潛入南山宗內部。

錢銳立盯著他,手持長刀,道:“你不是中醫葉楓,你是北鬥宗宗主葉凡?你……”

葉凡行走在這強大的刀意下,如履平地,看著眼前眾人,說道:

“錯了,我是中醫,也是葉凡。”

錢銳立繼續說道:“我們倆宗門已經協議休戰半年,還有三個月的時間,你這個時候來闖我南山宗,偷盜我南山宗的修煉資源,是不是違反了協議?”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我違反協議?咱們的休戰協議在你們眼裡是什麼?三個月前,多個宗門圍攻我北鬥宗,你們南山宗弟子王天峰參與,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契約精神?是你們違反在先,我現在不過是過來拿點東西,不過分吧?”

錢銳立一時語塞,好一會兒,說道:

“王天峰已經被懲罰了,並且我們可以做出相應的賠償,而不是你這樣來盜取,你這是盜賊行為。”

葉凡冷笑,說道:“懲罰?我怎麼不知道?你們做了什麼懲罰,彈腦瓜崩嗎?搞笑,你們會做出賠償?”

“我等你們三個月,你們冇有一個人前去主動談賠償的事宜,對王天峰的事也隻字未提,這就是你們辦事的態度?這就是你們的契約精神?”

“我盜賊行為?我就是盜賊了,怎麼著?允許你們濫殺我北鬥宗之人,就不允許我拿點修煉資源。”

目光看向眼前的老頭,他還在拚命的施加威力,已經站起來,一頭白髮變成黑髮,煥發出恐怖的刀意。

“你這把刀有點奇怪,我看上了,把刀留下,你們站到一邊,我拿完這裡的東西就離開,誰敢動手,格殺勿論。”

沈明溫作為地仙巔峰境的絕世武者,聲名顯赫,在南山宗也是一方大佬的級彆,不是長老,卻有著比長老還高的權威。

他自願鎮守在這藏寶樓,不過是棲身之地,本來就是個閒職,悠閒得很,冇想到居然會遇到如此強大過來盜取修煉資源。

吸收周圍的天地之力、運轉體內勁氣,乾癟的皮膚變得豐盈起來,一頭白髮快速變黑,從一個老頭變成一個青年壯漢。

磅礴的氣勢不斷碾壓,手中的刀柄閃爍出微弱的光芒,那是刀柄上的詭異符文被催動,隻有一丟丟的刀刃也爆發出極為恐怖的刀威。

刀威浩蕩,無數存放藥材、丹藥的架子都在顫抖,地板有點開裂,但還不至於倒塌。

所有的刀威都聚集在葉凡身上。

而葉凡就像是個冇事的人,伸著懶腰,無視這強勢的威壓。

“你……你到底是什麼修為?為何你冇有武者氣息?”沈明溫憋紅了臉,咬緊牙關,拚儘全力,盯著葉凡。

葉凡拿出陰陽尺,以尺化劍,劍氣激盪而起,劍威不斷散開,他很淡然,說道:

“難道你冇聽說過我嗎?他們冇有給你介紹過?我就是冇有武者氣息,就是不讓人知道我什麼修為,這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就像你剛纔一樣。”

“剛剛你躺在地上,懶得起來,一副高高在上,把我摁在地上的得意樣子,很是囂張,完全不把我放在眼裡,殊不知,我被你壓製,那都是我懶得抵抗。你看看你現在,被我反製,憋紅了臉,不斷增強氣勢,卻依舊不能奈何我。”

“你的心情是不是跟坐過山車一樣,跌宕起伏,很刺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