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惡犬的腦袋、脖子出現一道道血痕,飆射出大量的血液,倒在地上。

他直奔最高山峰去。

禿頂男人站在窗戶前,看著葉凡毫不留情的獵殺他的惡犬,有些心疼。

本以為頂多就是個武館練家子之類的,冇想到這人散發出的氣勢就足以讓他感覺到死亡的威脅。

這簡直不是人。

一直到聞著血腥味,轉身,看向楚明月。

楚明月滿滿的警惕看著他,還有些害怕。

“小姑娘,他是什麼人啊?”

禿頂男人煮水,沏茶,坐在她的對麵,緩緩問道。

楚明月不敢放鬆警惕,說道:

“你……他是我姐夫,他可是很厲害的,剛剛你也看到了,你最好彆有什麼壞想法,不然他不會放過你的。”

禿頂男人熟練的手法沏茶,說道:

“你放心,我王五雖不是什麼大人物,但言而有信,人人皆知,我不會傷害你分毫。”

“我隻是好奇他的身份,一般人看到我的惡犬都會害怕,他冇有任何的懼意,而且他爆發出來的氣勢非常強大,連我的惡犬都在害怕。”

“他不會是殺手吧?”

楚明月急忙點頭,說道:“冇錯,我姐夫就是職業殺手,電影中的那種冷酷無情的殺手,非常凶殘,我曾聽他說過,他殺了幾萬人了。”

禿頂男人笑了笑,給她沏一杯茶,說道:

“不,他不是殺手,殺手身上會自帶殺氣,那是無法掩蓋的,他不發飆時,跟普通人無異。”

“來,請喝茶。”

“你聽過邊境戰士嗎?就是國家秘密培養的一種死侍,專門獵殺外國入侵者,那種是戰士中的精英,沐浴刀尖血海,殺儘無數入侵者,守護祖國領土完整。”

“你說他會是這樣的人嗎?”

楚明月眉頭一皺。

這人還真會腦補。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

不過好像挺厲害的,急忙點頭,說道:

“竟然被你猜中了,我姐夫就是邊境戰士,殺了幾萬入侵者,那可都是絕世高手,都被我姐夫殺了。”

“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不然我姐夫不會放過你的……”

禿頂男人一直在觀察她的神態。

故作姿態,明顯是假話。

那就怪了。

自己猜測的兩種都不對。

這般人物,會是什麼人呢。

“你姐夫做什麼生意啊?”

楚明月故作鎮定的說道:“他退役之後,當一名醫生。”

“醫生……”

禿頂男人看出來了,這是真話,眉頭緊皺,轉頭看向窗戶,看向那片叢林,聽到惡犬的慘叫不斷傳來。

葉凡一路殺進去。

無數的惡犬在他身後伏屍,血流不會。

一條惡犬倒下,就會被其他惡犬蠶食,非常血腥,同時會有更多的惡犬撲向他。

一直位元犬撲上來,張牙舞爪,露出一口獠牙,凶猛得很。

葉凡的身影快速一閃。

手握拳頭,一拳轟過去。

哢擦!

“汪……嗚嗚嗚……”

惡犬的骨頭直接被打斷,發出慘叫,砸向不遠處的樹枝,樹枝穿透牠的身體,大量血液順著樹枝流下,滴落在地上。

地上的不少惡犬高高跳起,扯下牠的腦袋,哢擦哢擦的啃食起來。

葉凡管不了那麼多。

快速衝向那座山峰。

身後上百條惡犬追過來,還不斷有惡犬加入追擊隊伍中。

“媽蛋,養這麼多惡犬,難道不覺得噁心嗎?”

葉凡都嫌棄這些惡犬長相醜,味道難聞。

現在他身上也沾染了這種難聞的味道。

“阿達!”

一拳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