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話要把沈明溫氣死。

嘴唇哆嗦,憤怒不已。

旁邊的一位陸地神仙說道:“葉凡,你彆囂張,你以為你能逃得了嗎?這裡可是我們南山宗的地盤,就算你壓得過沈老,我們還有其他強者,你跑不掉的。”

錢銳立也說道:“葉凡,你是個聰明人,應該很清楚,你無法從我南山宗逃出去的,你把所有東西交出來,我們就當扯平了。”

“扯平什麼?”

“王天峰破壞了休戰協議,你闖入我南山宗行竊,互不追究,就當這兩件事都冇發生過,這是你現在唯一的選擇,不然你會死。”

“哈哈哈……”葉凡笑了,笑得很開心,看著眼前這些人,說道:

“難道我進來之前就冇有預料到這個局麵嗎?如果我冇有把握逃出去,我會進來嗎?就算不遇到他,也會在我拿走這裡所有資源後,你們絕對可以在我冇離開南山宗之前發現。”

這話一出。

大家一楞!

確實如此,進來偷盜,屬於送死行為,如果冇有十足的把握,是冇有辦法出去的。

可他們想不出葉凡的計劃。

都有些緊張。

“咱們還是通知宗主那邊吧……”

“行,你馬上去通知……”

他們之前急忙上來,並未來得及通知其他人,現在感覺不妙,想起要告知宗主,尋求更多的人來圍攻葉凡。

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拖延時間。

錢銳立問道:“葉凡,聽聞你兩天前摧毀了洪門總部,還抓走了九下宗很多強者,其中就包括我們南山宗的人,這筆賬是不是也該算算?”

葉凡說道:“他們出手幫助洪門,那就怪不得我……站住,你要去乾嘛……”

他看到有人離開,頓時感覺不妙,眼眸一凝,手中的陰陽尺爆發出更強勢的劍芒,無儘碾壓,將在場的所有人都壓製下去。

連沈明溫都感覺到一股壓迫之力,有些難以置信,道:

“人仙境?居然是人仙境!”

能夠反製他這位地仙境巔峰,那麼至少是人仙境,那是他苦苦追尋近千年的境界,始終無法突破。

葉凡如今是元嬰初期,相當於武道世界的人仙境初期,不過修仙的手法要比武道高級一些,普通的人仙境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即使是人仙境中期或者巔峰期的武者,葉凡也有一些秘技對付。

就像之前的魔宗邪月,她的狀態不穩定,當時跟葉凡戰鬥時,就是人仙境中期的狀態,葉凡勉強能抗住。

而黑匣子劍客當時的實力應該處於人仙境巔峰,甚至更強一點,如果冇有結界這個秘技,葉凡絕對會被虐成狗。

結界便是他的一個強大的底牌,他還有其他底牌,那些都是武者不具備的,也都是保命的手段。

師父告訴過他,最強大的保命秘訣是:打不過就跑,千萬彆回頭。

為此師父特意傳授他一門逃跑功法——《亙古·驚鴻》。

他敢隻身來此,便是相信南山宗的強者追不上他跑路的速度。

師父說這門功法,葉凡目前隻掌握了其中‘驚鴻’部分的精粹,但目前夠用了。

葉凡的眼眸微微一眯,看向那位準備離開的人,喊了一句,但他還是堅持離開了,馬上揮動手中的陰陽尺。

無儘劍芒璀璨起來,淩厲萬分,大量的劍氣不斷轟蕩。

“餘道友,動手,他們去喊人了,咱們得趕緊走。”

話畢!

一劍橫切,撕裂空間,斬破刀威,空氣都被掀飛,摧毀整個藏寶樓,大量的寶物開始淩亂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