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站起來,說道:“多謝萬朝城的各位多次仗義執言,鼎力相助,我就不久留了,該回去了。”

送葉凡和任浩邈到城門,看著兩人離開。

石善芳緩緩說道:“大哥,這個葉凡,你怎麼看?”

陳城主嘴角一揚,說道:“是個狠人,是個瘋子、是個人屠、恩仇必報、重情重義、有勇有謀,戰力超群,唯一的修仙者,或許他的崛起速度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快,我們可以在背後推他一把,結交強者,最好是在他還弱的時候。“

豔陽高照!

北鬥宗宗門,一群人烏央烏央的,全都在叫囂,要北鬥宗交出葉凡,交出他們宗門的人。

甚至有些宗門已經來了宗師級彆的武者和陸地神仙,忍不住還會直接動手。

“他們一直說宗主葉凡不在宗門,外出未歸,難道我們就要聽信他的一麵之詞,一直在這裡等著嗎?”

“我不甘心,我不管,今日再不把葉凡交出來,我們就殺進去。”

“你瘋了?葉凡多強,難道你不知道嗎?”

“我知道,我是很弱,但我身後的宗門很強,他們要想殺我,得先想清楚我背後的宗門會不會放過他們。”

“冇錯,我們背後都是九下宗,殺進去,我就不信北鬥宗敢得罪所有的九下宗。”

“……”

一呼百應,越來越多的人響應這個號召,甚至還有陸地神仙準備動手,集聚的人已經足足有上萬人之多。

主要還是來自九下宗的弟子們。

北鬥宗內部也很焦慮。

他們隻想安靜的修行,卻屢屢被打擾,不得安寧。

現在這些人更是打算闖進去,實在忍無可忍了。

“副宗主,他們嚷嚷著要攻進來了,一旦咱們還手,那就相當於得罪了九下宗中的七個,日後恐怕走到哪裡都要捱打了,怎麼辦?”

一位弟子詢問,問出了眾多弟子心中的疑惑。

如今北鬥宗弟子不足百人,也不打算擴招,主要還是招不到,三個月前的那一戰被圍剿,冇人敢加入北鬥宗,擔心那種場景再來一次。

現在又被七大宗門聯合聲討,更加不敢靠近北鬥宗。

雲興朝看了一眼宗門的方向,說道:

“現在事情並不明朗,也不知道他們說的是真是假,宗主未歸、林溫柔前輩也未歸,前天萬朝城的人來詢問,林溫柔前輩不知所蹤。”

目光看向禿鷲、洪慶幾人,他們是跟隨葉凡最長時間的宗門之人,道:

“你們覺得宗主有可能扣押這些人嗎?”

禿鷲欲言又止。

洪慶等人都低頭沉默。

在他們的認知中,葉凡真的能做出這樣的事。

“我認為宗主是做到出這種事的人。”說話的是蕭雅,她看向洪慶等人,從他們的表情中也這麼認為,隻是不敢說,繼續說道:

“宗主向來做事出乎意料,超越人們的認知,有時候會很冒險,這點在世俗的時候究竟有很多的案例,即使在咱們北鬥宗又何嘗不是。”

“諸位,你們想想,咱們北鬥宗成立不過半年之久,咱們得罪了多少個九下宗,按照正常情況,武道世界的一個宗門成立,至少十年纔敢跟一個九下宗發生衝突,可我們宗主呢?二話不說,直接斬了南山宗的饒鵬池,做事瘋狂。”

“不過各位不用擔心,宗主雖然經常做一些出人意料,讓人始料未及的事,但他每次都是有意為之,都有能力化解,隻是他的腦迴路太清奇,我們想不到而已。”

禿鷲也說道:“確實是這樣,宗主不走尋常路,試問九下宗之下,誰敢扣押九下宗的人,咱們如今還扣押餘美茜呢,南山宗卻不敢來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