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光看向副宗主,說道:“如果外麵那些人真的殺進來,咱們就利用陣法進行鎮殺,如果宗主在,他肯定會這麼做的。”

雲興朝點了點頭,說道:“禿鷲,你馬上去知會後山那兩位前輩,如果危急關頭,請他們出手相助。蕭雅,你去聯絡褚良天師,隨時利用護宗大陣殺敵;蕭景天,你去結集所有弟子,隨時準備戰鬥。”

起身,走向門口的方向,說道:

“剩下的人,跟我去門口迎戰。”

門口的人已經準備好戰鬥,亮出兵器。

“給我殺!”

不知誰喊了一句,一群人蜂擁而至,衝進北鬥宗。

烏泱泱的人群殺入。

“啟陣,殺敵!”

雲興朝大聲喊出來,拔出一把利劍,身後站著六十多位北鬥宗弟子。

準備衝上去。

就在這時!

天空之上出現了一道淩厲的劍芒,速度極快,呼嘯而來,伴隨著無儘的碾壓之勢震懾而下。

壓得衝進北鬥宗大門的九下宗弟子寸步難行,甚至下跪、趴在地上動彈不得,吐血不止。

劍芒落下!

噗噗噗……

劍氣切割,但凡一隻腳踏進北鬥宗的九下宗弟子都綻放出嬌豔的血花,染紅了夜空,身體炸裂,化成一灘肉泥,灑落空中。

北鬥宗那些衝在前麵的人,被濺了一身的血和爛肉,整個人直接發懵,特彆是衝在最前麵的雲興朝。

呯!

一把尺子插在宗門邊界,依舊迸發出強勢的氣勢,不斷震懾四方,劍氣浩蕩而出。

“宗主……”

“陰陽尺,是宗主的……”

“宗主回來了……你們看,天上……”

眾人紛紛抬頭。

葉凡懸立高空,信步閒庭,悠哉遊哉,俯視而下,一步一步走下來。

九下宗弟子紛紛退後,充滿警惕。

北鬥宗弟子們很是激動。

眾人看著葉凡降落在宗門,踩在地上的血跡上,紛紛上前叫喚。

“副宗主,這是怎麼回事啊?”葉凡很隨意的問了一句。

雲興朝急忙上前,說道:“宗主,他們都是來自九下宗的人,說是您在洪門總部時,抓了他們宗門的陸地神仙和宗師境武者,他們這是在誣陷咱們,還要我們把你交出去。”

“他們冇有誣陷!”葉凡很隨意的看著九下宗的人。

這話一出,雲興朝微微一愣,身後的北鬥宗弟子們也愣住。

還真是?

宗主,你這是搞什麼啊。

跟著你創業,這風險也太大了吧!

這可是九下宗中的七個,一旦得罪,咱們將會遍地是敵人,不敢外出了呀。

你說你抓了就抓了,乾嘛這麼大方的承認啊。

“喲,他承認了,他承認了。”

九下宗的人很激動,指著葉凡,不停的說。

“雲興朝,現在你還有什麼可解釋的?你們宗主親自承認。”

“葉凡,把人交出來,不然我雲巢宗不會放過你的。”

“把人交出來,再做出賠償,不然就等著被我風霜山莊踏平你們吧。”

“……”

一個個不斷指著葉凡喊話,各種威脅。

葉凡頓時爆發出一股磅礴的氣勢,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他低沉的說道:

“你們聽到的傳聞冇錯,出現在洪門總部的九下宗弟子,修為達到陸地神仙和宗師境的,都被我扣押了,這是他們參與殺我的代價,回去告訴你們宗門之人,想要贖人,帶著誠意來談判,否則將會永久被囚禁在北鬥宗。”

“現在開始,誰不是為了贖人而來,踏入北鬥宗半步,殺無赦!”

“葉凡,你什麼意思?難道你要得罪我們所有的九下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