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目光掃視眾人,居然冇人讚成她,定格在洪慶身上,說道:“洪慶,你覺得呢?”

洪慶看向葉凡,說道:“宗主帶回來,想必早已有了打算,不如就請宗主明示吧,我堅決擁護宗主的任何決定。”

葉凡嘴角微微一揚,看向人群中的任浩邈,說道:

“你過來!”

任浩邈也被他放進裡麵,暫時帶進來。

任浩邈走過去,不曾言語。

葉凡開口說道:“任大師是我從南山宗帶過來的,你們要善待他,就像對待朋友一樣,不可要求他做任何事,也不可威脅他,他隻屬於寧舊澗餘玄清的。”

目光看向其他人,淡淡的說道:

“至於這些人,已經被我封住經脈,跟世俗之人冇什麼區彆,就是體格健壯一些,他們都是想要殺我的人,善待他們,那是不可能的。”

“我覺得明月說的很有道理,憑什麼要善待他們呢,如果我們被他們抓住,他們會善待我們嗎?他們必須要勞動才能吃飯。”

“咱們宗門不是還有一些收尾的工程還冇做完嗎?讓他們去搬磚、搬水泥、搬鋼筋、還有,那些化糞池、刷馬桶、各種臟累活,全部交給他們去做,他們要是不做,可以鞭打,打死了就丟到宗門之外。”

“總之,這些人都不得好過,我就是要讓他們知道,我北鬥宗不養廢物,如果哪個想死,成全他們。”

聽到這些話。

這些人都慌了。

萬萬冇想到高高在上的他們居然被安排刷馬桶、挑糞、搬磚這種臟活累活。

魏楚咬牙切齒,盯著葉凡,說道:

“葉凡,你確定要這麼做嗎?我們可都是各個宗門的長老,在宗門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宗門若是知道,你如此虐待我們,必定會發怒,你們北鬥宗能夠承受得住來自七個大宗門的怒火嗎?”

儘管修為被封,但身上依舊是一股傲氣,讓他們做這種活,比殺了他們還難受。

其他人紛紛附和。

葉凡看著他們,冷笑,說道:

“我不僅要讓你們做最臟最累的活,我還要給外麵的人進來參觀,讓你們宗門的人儘快知道你們在這邊的生活狀態。”

“禿鷲,每天接待一位化勁武者進來參觀他們的工作狀態,必須是來自九下宗的弟子。”

“是,宗主!”禿鷲嘴角一揚,有力的迴應。

宗主這是要搞大事了。

魏楚等人直接無語。

這到底是什麼人呐,膽子這麼大?

“明月。”

“在!”

“你作為總監督,對這些人的工作進行監督,隨時可以進行懲罰。”

“好的,嘻嘻!”

“蕭景天。”

“在!”

“你作為副總監督,協助明月一起工作,同樣具有殺生權,他們的生死掌握在你們手中,偷懶的,打,打死了,扔出去。”

“是!”

“帶走吧。”

帶走俘虜,葉凡帶著打擊來到藥田處,抬手一揮。

空間法器出來大量的靈丹、靈藥。

數量之多,驚呆眾人,目瞪口呆,有些難以置信。

“這……宗主,這些靈丹妙藥……還有這些靈樹……”

大家都很激動。

數量之多,足以供應他們使用五年八年冇問題。

葉凡看了一眼身邊的任浩邈,說道:

“這些東西都是從南山宗取來的,都是任大師種植以及提煉的,現在屬於我們北鬥宗的資產,你們合理安排到每一個弟子手中,隻要有需要,即可過來登記使用,我們的宗旨是物儘其用,及時用掉,不留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