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最主要的是你們的修為要儘快提升,隻有自身能力強大了,我們才能更好的活下去,未來我們麵臨的困難很大,這次,咱們得罪了七個九下宗,上一次,咱們遭受到兩個九下宗和洪門的聯手,下一次估計就是七個九下宗聯手了。”

“我會給你們爭取一年的時間,一年之後,必將會是大戰連連,我希望你們能在一年內用完眼前這些藥材。”

大家激動不已。

五年八年的修煉資源,宗主讓他們在一年之內用完,那他們的修為必定是一日千裡的速度提升。

對於修煉資源,北鬥宗是真的不吝嗇。

“副宗主、陸長老、你們兩人負責登記以及分配修煉資源,注意觀察每個人的修煉情況,不要過量了,適得其反就不好了。”

兩人領命!

葉凡看向任浩邈,說道:“任大師,你就在這兒附近找個地方住下吧,你想煉丹就煉丹,這裡麵的東西,你隨便取,隨便拿,反正你也熟,有其他需求,找他們兩人,他們解決不了,會跟我說的。”

任浩邈有些意外,本以為葉凡會虐待他,或者軟禁起來,冇想到居然給他如此優待,內心還是有點感激的。

想想剛纔那些九下宗的人可是要去挑糞、搬磚、搬鋼筋,他幸運多了。

“多謝葉宗主。”

葉凡歎了口氣,說道:“關於你老婆的事,我聽你大姨子說了,我覺得你不是故意的,但你是個有擔當、有責任的男人,一直處在自責中,你大姨子也一直覺得是你的錯,我相信,總有一天,她會理解你的,我可以幫你勸勸她。”

任浩邈有點感激的說道:“多謝葉宗主,不過不需要了,本來就是我的錯,她怪我,應該的。”

葉凡冇有多說什麼,轉身離開了。

他想要好好休息一下,這幾天很累。

師姐不知道帶著林希月去了哪裡。

————————

葉凡迴歸宗門,承認抓了不少九下宗的人,圍觀在北鬥宗的弟子已經將訊息傳回各自的宗門。

引起了一陣騷動。

很多人猜測,這一兩天,應該會有九下宗的人過來討伐北鬥宗。

但出人意料的是,居然冇有一個九下宗的人殺過來。

連北鬥宗都覺得很意外。

葉凡卻覺得很合理。

北鬥宗每天讓一位九下宗的弟子進來參觀被扣押人員的生活。

“動起來,彆偷懶……”

啪!

楚明月手拿龍泉劍,劍身橫拍過去,打在魏楚的屁股上,嘴裡不停的催促著他趕緊挑糞,走路快點。

今天被允許進來的弟子正好是來自天涯淵的,看到入道境巔峰的宗門強者被如此虐待,羞辱,簡直怒火中燒,大聲喊道:

“魏老……我老……你們太過分了,居然讓魏老來挑糞……”

其實,前幾天已經有人看過了,出去之後,給他們說過,但很多人表示不信,那些都是各個宗門強者。

現在看到了,他信了,他怒了,想要衝上去。

禿鷲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說道:

“你想死嗎?”

那人不敢掙紮,但怒火依舊在。

接著,被帶領去看其他人的工作狀態。

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北鬥宗的做法太侮辱人了。

關於這些人在北鬥宗的生活狀態很快傳回到各自的宗門,一下子引來眾人的震驚和憤怒。

此刻的雲巢宗!

各個長老以及護法為了此事正在商議。

啪!

有人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將身邊的茶幾拍碎,站起來,大聲說道:-